六天中文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抉择III
    伊塔之柱

    外面传来的喊声此起彼伏着,正越来越近,但方鸻好像没听到一样。

    “我来断后。”他回过头去,对其他人说道。没人在这个关头浪费时间,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点亮了手中卷轴上的水晶。

    他们先后化为闪亮的白光,消失在这杂草丛生的院落内,先是砂夜,小空还有其他几个受赎者的成员,然后是克威德与布莱克博。

    最后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球体也收回了银白的触手,落回了红叶手中,方鸻将定点传送卷轴递了过去,交到她手里。红叶接住卷轴,抬头看了看他:“你小心。”

    “我知道。”方鸻点点头。

    而后这位原属于橡木骑士团的工匠小姐也化为一束流光,消失不见。

    方鸻回过头去,夜空中飞来几道银色的流星,环绕他一周,然后落入他手中。他收起自己的发条妖精,再看了看大门的方向,像还守在那里的枪骑兵下达了自毁指令。

    “突破防线了!”

    “小心陷阱——!”

    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方鸻将传送卷轴拿在手中,便看到灰骑士推开了挡在训练场外的障碍物,一涌而入。但他们所看到的,不过只有立在这里的方鸻一人而已。

    那领头的骑士愣了一下,他身上带着鸦羽的装束,明显是个高阶的鸦骑士,看到这一幕哪里会不知道自己上当了。他举起剑,指向方鸻:“抓住他!”

    一众灰骑士扑了上来,冲得最快的那一个已经一剑向方鸻斩来,但他没意识到方鸻面前的空间已经起了波纹,长剑当一声斩在那层厚厚的空间壁障上。

    灰骑士差点没拿稳手中的剑,让它脱手飞出,他抬起头来,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但方鸻默默地看着他,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目光显得有些静然,他身体正逐渐化为白光,只静静地开口道:

    “去给埃尔弗-耶兹-伦纳德传个话,告诉他若不想秘密暴露,最好保护好我的人——”

    下一刻,那道白光已冲天而起,所有人都下意识抬起头,看着它消失在也空中。

    白光在大约千米开外的下城区之中打开了一扇光门。

    方鸻正从光门之中跨步而出,并看了一眼周遭的情况——破败的屋舍与狭窄、冷清的街巷,几道人影从角落之中钻了出来,正是先一步传送出来的砂夜、克威德等人。

    方鸻丝毫没感到什么陌生,光门一收,他便轻车熟路向前走去,与砂夜等人会和。定点传送卷轴只能将人传送到指定的坐标上,他们当然早就实地考察过这个地方。

    “联系过白夜他们么,”方鸻向聚上来的其他人开问道:“那边怎么样?”

    红叶先点点头,再摇了摇头:“艾德,联系不上那边。”

    “通讯还是受限制么?”

    “不是,只是那边没有回应……”

    方鸻心下一沉,意识到白夜那边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但在众人面前,他不希望让其他人失去信心,只是强行让自己先冷静下来,镇定地开口道:“那联系一下班恩那边,让他们去星与月议会与我们汇合。”

    班恩就是那个同伴失踪在阿尔托瑞地区的年轻人,因为在那幻影之中看到过他同伴的身影,因此他也和其他人一起进入了古拉港。

    不过对方等级很低,方鸻没让他和其他人一起行动,出于保险起见,也没告诉他关于内城的事情,只让他带着人在下城区等着他们,负责接应。

    这本来只是以防万一的布置而已,没想到在这时却派上用场。眼下他们需要了解外城区城卫军调动的情况,白夜那边出了问题,也只能指望班恩一行人了。

    红叶闻言马上将自己的通讯水晶交给克威德与布莱克博等人,由后者向那边的自己人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留在那边的受赎者很快回信表示,他们距离星与月议会并不太远。

    “艾德,”红叶这时看了看内城的方向,却有点担忧地问道:“爱丽莎小姐与帕克不会有什么事吧?”

    方鸻何尝不也在担心这一点,他虽然没主动提起,但还是回过头去,深深地看了内城的方向一眼。

    “他们会没事的,”方鸻答道:“爱丽莎她很机敏。”

    眼下他也只能希望自己的夜莺小姐足够机敏了。

    不过正因此,他们更需要抓紧时间。

    “走,”他开口道:“我们去完成最后的工作——”

    目标正是星与月议会,以及矗立在那里的观星塔。

    ……

    爱丽莎自然也看到了那几道闪光。

    事实上不远处的街区也传来了一道强烈的闪光,她看到火焰从那个方向升起,爆炸的声音过了几秒钟才从那个方向传来。

    然后她的通讯水晶亮了一下,里面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在那些嘈杂的背影音之中,帕帕拉尔人尖叫道:“……我帮你转移了一下他们的注意力,记得大餐,要最好的那种。我可管不了你了,我得溜了!”

    “溜吧,溜吧,”爱丽莎有气无力地笑了笑:“小心点,保护好自己……帕克。”

    “我当然知道,”帕克的声音还自信满满,不忘吹嘘道:“别忘了,我可是夜莺之王。”

    “知道知道——”爱丽莎好笑地点点头,但这个动让温热的液体一下从额头之上流了下来,她用手擦了一下,血红一片。她将手心握紧,不去看它。

    “爱丽莎,”帕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不会有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爱丽莎反问道:“你不是帮我转移了一下他们的注意力么?”

    “那我就放心了……当然了,记住我可不是关心你,只是担心有人欠了账不还而已。”帕帕拉尔人松了一口气。

    “闭上你的乌鸦嘴,帕克。”

    通讯水晶暗了下去。

    爱丽莎小心地将它收好,然后反手握住了自己的匕首,幽暗之中,她看了看自己的大腿一侧,那里虽然包扎过了,但浸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一片。

    她是藏得很好,但也失去了行动能力,不知道鸦爪圣殿的人什么时候会搜索到这边来。

    眼下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呢,她想。

    ……

    流浪的马儿盯着自己直播间的画面,弗洛尔之裔已经将直播转到了古拉港,那爆炸的闪光升起之时,他就已经意识到城中的人是谁。

    除了七海旅团的众人之外,这时候又会有谁会到这个地方来干这些事情呢。他虽然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弗洛尔之裔的人也来到了这个地方,他们总不会无的放矢。

    若是平日里,他说不定会与自己的粉丝们交流几句,但眼下这个直播间已经不属于他了,或者不如说——这个房间之中的一切,早在十多个小时之前便已不在他的掌控之下了。

    那些星门港的工作人员先以让他‘配合工作’的名义,进入并控制了这房间内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他的个人设备,账号与直播间。

    而后随着那些穿着黑风衣的人进入,他才彻底明白这些人究竟来自什么地方——星门港特别戒备部队,也只有他们,才有这个权限。

    好在对方也并没阻止他继续观看,事实上只要不出这个房间,那么他的自由还是得到保证的。

    中午与傍晚的时候有人送来了食物,很难吃,但至少是免费的。何况那些工作人员也和他吃的一样的东西,流浪的马儿就不好抱怨什么了。

    他不呆在直播间前,粉丝们似乎也察觉了一些不对,在弹幕之中询问他去了什么地方。不过那些星门港的人对这些弹幕不闻不问,也不去碰他直播间里的一切东西。

    于是粉丝们问了一阵得不到回应之后,很快得出结论:

    播主肯定是摸鱼去了——

    虽然这摸鱼的时间有点长。

    流浪的马儿一阵无语,自己的粉丝们未免也太粗线条了一些,要是自己那天真出了什么事情,这些家伙该不会也不会察觉吧?

    他先前还有点不安,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

    毕竟眼下为军方的人控制的肯定不止他一个,事实上那些人也和他说了,凡是还留在星门这一边的有些名气的主播们,眼下皆处于被管制的状态。

    虽然管制的原因,暂时还没告诉他——

    流浪的马儿大致察觉得出来,星门那边肯定出了不得了的大事,从工作人员的只字片语之间,似乎是通讯系统又出了问题。

    但社区还在,弗洛尔之裔的直播还在进行,理论上来说,军方应当还可以走超竞技联盟的这条通讯信道。不过从这些人反常的举动来看,似乎不仅仅是星门通讯方面出了问题,军方明显表现出不信任超竞技联盟的样子。

    流浪的马儿心中对这些事门清,只是他用最大胆的猜测去考量当下的情况,也不敢想超竞技联盟会整个儿叛变了的事实。

    于是一切在他看来都显得有些诡异起来。

    工作人员在房间内进进出出,很快那些穿着黑风衣的星门港特备队的成员又走了进来,他们还带来了一个穿着差不多同样装束的中年人。

    流浪的马儿认识那个中年人,不久之前进来与他交涉,告诉他这是星门港的征召,让他配合军方工作的,也正是此人。

    他甚至觉得对方有些眼熟,总觉得在那里见过的样子。不过若是方鸻在这里,一定会一眼认出对方来,因为那不是别人,正是苏菲的老爸——

    苏长风。

    苏长风一边听着工作人员的汇报,一边走进房间之内,他看到那个立在一旁的前风景与旅游主播——他其实认识对方,只是对方未必认识他。

    他认识对方还是在调查那小子的时候,这位主播先生在艾尔帕欣的那次直播正好成为了在那段时间不可多得的一手资料,并确实帮上了他们大忙,不过对方恐怕并不清楚这一点。

    “流浪的马儿……先生,”苏长风直接开口道:“接下来我们可能会利用你的直播间作一些事情,因为当下的情况特殊,所以希望你可以理解与配合。”

    “你们要干什么?”流浪的马儿忍不住反问道,直播间与他的ID是属于他的个人财产,尤其是这财产经过多年的经营之后,已经并不小了。

    当然星门港与军方是有这个权限,但他还是本能地不希望对方拿自己的ID与直播间乱来。

    但苏长风摇了摇头,并没有直接告诉他答案,而是改口道:“我先和你说说眼下的情况吧,毕竟你也被卷了进来,有知情权。”

    说着,他便把大致的前因后果简略地讲了一遍,当然略去了那些比较关键与敏感的部分。

    流浪的马儿听完之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愣在原地好一半晌,才有些难以置信地从联盟集体叛变这个震撼的事实之中回过神来。

    他咽了一口唾沫,张了张口,但好几次都不知该怎么开口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他甚至有晕乎乎地感觉到总算理解了军方这一番举动是在干什么,这岂止是眼下的状况有些特殊而已?

    这简直是紧急状态,要变天了好不好?

    沉默了好一阵子,流浪的马儿才有些艰难地开口道:“那我需要干什么,现在就开始么?”

    到了这种时候,他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能配合就尽量配合了。

    但苏长风摇了摇头,走到他的个人设备旁边,看着他直播间内,答道:“快了,但还要再等等。”

    “等什么?”流浪的马儿下意识问道。

    苏长风还未作答,一旁的工作人员忽然开口道:“团长,有消息了。”

    只见工作人员将他个人设备上的窗口切换到社区那边,画面一闪之后,流浪的马儿看得清楚,社区上连续两次出现了一个标红的帖子。

    所谓的红标帖,是指星门另一边的选召者,消耗自己在联盟的贡献度——也就是积分所发出的帖子,这种帖子自然价值不菲,因此会自动标红。

    不过这个流浪的马儿所看到的帖子却有些奇怪,因为帖子的标题只有一个数字——九。

    他意识到什么,回过头去问道:“那是什么意思?”

    “星门宣言第十二条附则第九款。”苏长风并不避讳,目光注视着那画面,直接开口道。

    流浪的马儿立刻想到那是一条和紧急状态有关的条文,他意识到是星门那边正有人用这样的方式,在与星门这一边取得联系。

    苏长风这时指着那画面道:“你所看到的每一个类似的帖子,背后都不止一个发帖人,从他们发帖到被删除的时间通常只有几秒钟,然后他们就会被BAN掉ID。”

    “三又是什么意思?”流浪的马儿这时又看到了一个类似的帖子。

    “第三类状况。”

    “第三类状况?”

    但这一次苏长风并未作答,有些东西他不能告诉外人,因为星门背后的状况,其实比大多数人想象之中还要复杂得多。

    而眼下遇上的情况,军方当然早有预案,否则他们也无法这么快控制这些主播。

    可惜的是,星门这边无法发红标帖,而且联盟那边管控严格,让他们很难与那边取得双向联系,否则就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了。

    流浪的马儿似乎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涉及保密的问题,他经常出入于星门两边,当然清楚军方自有一条红线,于是也不再追问。

    只是又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忽然回头问道:“我们究竟在等什么?”

    “等五。”

    “五?”

    苏长风第一次从那画面上移开目光,看了看他,开口道:“那代表着——准备完毕。”

    ……

    从下城区到众星与月议会所在的奥术贤者街区并不要多长时间,事实上穿过运河区的话,可以直接抄近路抵达观星塔。

    不过方鸻一行人一离开下城区,便在奥术贤者街区之外撞上了正在这里布置防线的城卫军。而要单单是城卫军还好,他们甚至还在那一排拉开的拒马后面看到了两座高大的巨像。

    在巨像之下,也出现了鸦爪圣殿的人手,对方穿着醒目的黑白二色的外袍,有教士,也有灰骑士,似乎正在与城卫军交流。

    “是精金魔像。”红叶一看到那两座巨像就皱起眉头来,魔像、符文卫士与灵活构装体是三条不同的路线——除了符文卫士可以单独行动,具有自主意识之外,魔像与灵活构装体都需要有人操控才可以行动。

    不过灵活构装体是战斗工匠的象征,而魔像的秘密则一般掌握在元素使与魔导士这些术士手上。

    铁魔像就极为不好对付了,而后面的秘银魔像与精金魔像更是军用的大型构装体,一般用在城市守卫之上,以及眼下这个场合——镇暴。

    他们只要稍有头脑,就明白自己这一行人绝非精金魔像的对手,何况立在那里的精金魔像只是最为显眼而已,城卫军手上肯定还有其他‘重装备’。

    “突围是肯定突围不过去的,”布莱克博看着那高大的巨影,忍不住面带苦色地说道:“要不我们另外绕路?”

    但一旁的砂夜摇了摇头,“城卫军在这个路口布置了防线,就不会放过其他街口,说不定他们已经在着手封锁下城区。”

    “说得不错,”红叶也答道:“即便眼下他们在其他方向上还没完全拉开防线,但等我们过去,多半只能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那怎么办?”布莱克博问道。

    红叶却看了看其他人,眼中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其他人从那类似于方才夜莺小姐的眼神之中,似乎读出了什么,砂夜下意识道:“红叶,你……”

    不过前者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丢下一句话来:“我去引开他们,眼下只有我能办到这一点。”

    只见这位来自于塔波利斯的工匠小姐飞快向那个方向靠了过去,身形在阴影之间若隐若现,犹如一只灵巧的猫儿,直至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外。

    而几分钟之后,那边的屋顶之上忽然浮现出一只菱形的构装体——歼灭者QV700,方鸻看到那魔导构装缓缓打开了前方的外壳,内里的核心水晶之中喷涌出灼目的光焰。

    金芒闪现,划过夜空,仿佛一道融化的钢雨从城卫军的防线之上横切而过,当场便有十几个人惨叫着化为翻滚的火焰,倒在地上。

    方鸻看着那束耀眼的火光,心中不由自主地想到,要是当初在旅者之憩中时,红叶有这样的实力的话,自己是不是连一招也挡不住。

    这一年之中他们成长了许多,但似乎其他人也没停下脚步。

    在那仿如慢放的画面之中,城卫军与鸦爪圣殿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看到攻击者从小巷的一角现身,收回那魔导构装之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另一个方向逃去。

    但城卫军怎么会让到手的猎物逃走,立刻叫喊着追了过去,而两台巨魔像之中的一台,也挪动脚步,踏着沉重的步子向那个方向追去。

    方鸻这才收回目光,心绪仿佛回到了现实,回过头去对其他人说道:“该我们了。”

    所有人都沉默着点了点头,拔出武器,握在手中。

    ……( 伊塔之柱 http://www.6tzw.com/5_5066/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