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正文 第一千五十五章 篮子里的鸡蛋
    和王平央、容意这样的年轻人相比,王显瑞的确更容易让人忽视和忽略。

    他是真正的医官。

    医官对于一个王朝的用途是救人,而并非杀人。

    哪怕研究的药理,也并非像有些用毒的修行者宗门一样,只想着如何用毒更有效率的杀人,医官的药理,反而是如何治病,如何解毒。

    医官不用于战斗,便也很少有人计较他们的修为和战力。

    甚至在所有权贵的潜意识里,如果这人真的很有用,很强大,那自然不会屈就在这些衙门,成为医官。

    和别的医官相比,王显瑞的外貌也更不引人注意。

    他的样貌太过普通,甚至有些肥胖。

    而且和那些略微有些名气的医官相比,他太过年轻。

    太过年轻的医官有什么用,能有多少经验?这是很多人的共识。

    接触过的疑难杂症越多,见过的病人越多,用药的机会越多,这医官的经验才会越加丰富,才会有更多的心得体会。

    所以即便师承名医,医官之中依旧有十年不出师的说法。

    一般真的既有名气,又真的很有手段的医官,年纪至少也要五十上下了。

    王显瑞在御药局所有人眼中真的太过年轻。

    即便在很多和权贵之争毫无关系的御药局的医官和药师眼中,将许多已经独一无二的灵药交到这样的年轻人手中,简直就有些暴殄天物。

    只是所有这些人都并不知道,王显瑞的背后还有黄秋棠。

    无论是从种植灵药到制药,以及药理的各个方面,南朝恐怕都没有什么药师能够比她的经验丰富。

    而对于王显瑞自己而言,他研究的方面,和所有这些医官原本都截然不同。

    今日铁策军在这建康城里显得无比强大,无限风光,然而御药局里的王显瑞心中却是有着说不出的感伤。

    并非他对于铁策军没有归属感。

    事实上当林意这些人将他救下之后,他和黄秋棠和王平央这些人到了北方边军,又不远千里去了洛阳,共同经历过这么多生死磨难,他和这些人早就血浓于水。

    只是今日里他正巧得知了北魏皇太后死去的消息。

    他在北魏时,和元燕都只见过两次面,和北魏皇太后更是一次面都没有见过,但他心中明白的很,若是没有这名北魏老妇人的暗中照拂,他们不可能安然的渡过那段时间,最后安然离开北魏。

    他们更不可能得到那些想要的,对于北魏而言也是孤品的药物。

    几乎没有人知晓,在北魏时,他和黄秋棠就从北魏的药库里得到了他们所想得到的有可能有用的药物,没有人知晓,他们将北魏的那些药物带了回来,带回了南朝,然后他们又在南朝建康得到了南朝的宝贵药物。

    北魏和南朝,天下所能收集到的,对他们有用的药物,他们全部都得到了。

    他没有见过这名老妇人,但这名老妇人给了他和黄秋棠足够的方便和关照,他一直很敬佩这名老妇人,尤其作为南朝的医官和修行者,他敬佩这名老妇人的心胸。

    只是今日,当他所炼的药物已近成功时,他却听到了这名老妇人离开世间的消息。

    他心中很感伤。

    ……

    王平央已在返回御药馆的路上。

    他对于建康和这个世间而言,已经消失了很久。

    今日出现之后,建康城中的人才发现原来昔日南天院的这名天才也和厉末笑一样,一直都在铁策军,他们也都和林意站在了一边。

    无论是从飞剑还是近战,他在今日都体现了惊人的能力,但还有些人,却发现王平央带给他们的震惊不只于此。

    尤其是那名曾经想要对王平央出手,却最终被阻止的南天院教习,他在坐着他黑色的马车离开时,他从巷间余韵未消的元气波动之中感知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对于寻常的修行者而言,那就是一种神圣的味道。

    只是这种味道被刻意的隐藏了。

    隐藏的很好。

    这名南天院的教习便有些震惊,有些自愧,但又有些骄傲起来。

    他发觉哪怕别人不插手,他也未必能够杀死王平央。

    因为这气息来自于王平央的真元余韵。

    他可以确定,王平央真正的踏入了神念境。

    而且他可以确定王平央并非初入神念境,因为若是刚刚到达神念境不久,王平央不可能将自己的气息隐匿得如此巧妙。

    倪云珊、王平央、厉末笑这些人,都是南天院的学生。

    王平央到了神念境,他便不免有些高兴和骄傲。

    王平央恐怕也是这百年来,最快修到神念境的天才之一。

    至于林意,早在钟离之战时,林意就让所有南天院的人骄傲过,但对于他们这些忠于皇帝的南天院教习而言,在去了党项之后,林意便和他们渐行渐远。

    最终南天院因为意见不和,和吴姑织那些人割裂开来之后,他们便不可能再因为林意而骄傲。

    但今日里,看着铁策军这样的威势,看着齐珠玑、王平央这些南天院的年轻人都站在了林意一起,他在离开时,便不由得想着,可能以后不能再如此固执,可能需要再换一种眼光来看这些人,看这些曾经都是值得南天院骄傲的学生。

    ……

    “这消息是谁传出来的?”

    “幽帝?那传说中曾经一统天下但灭亡于自己暴|政的暴君,他还有后人,还想要重新获得强大的力量,重新统治世间?”

    “真的有幽帝这些后人存在?”

    “幽帝遗留下来的法器和功法,真的有那般强大?”

    在建康城中这一场雪还在纷纷扬扬的落着的时候,在北方,北魏的整个疆域和南朝的边境,一场巨大的风暴也已经生成。

    北魏的皇宫里,北魏皇帝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一个人,问道:“确定是贺兰黑云传出来的?”

    这间诺大的宫殿里, 只有他和他身前站立的这个人。

    他面前站立着的这个人,不仅是面容和他几乎一模一样,就连身材和身上此时的衣着,都和他一模一样。

    他就像是在对着一面镜子里的自己在讲话。

    但这人是活生生的人,而且就连说话的神态和声音,都几乎和他一样。

    “贺兰黑云通过各种途径将这些消息传递了出去,所以很容易确定的确是她的手笔。”

    这人也和北魏皇帝一样微微锁着眉头,接着反问道:“你怎么看?”

    “这样的做法或许对于将隐匿在暗中的力量逼到光明之中有些用处,但对于我们有帮助,对于魔宗自然也有帮助。他所知的讯息越多,便也越能在和这些人的对敌之中生存,然后变得更强大。”北魏皇帝看着这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说道:“关键在于,我们不可能和魔宗联手对付这些人,也不可能和这些人联手对付魔宗。”

    他面前的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点了点头。

    北魏皇帝看着他,缓慢而认真的说道:“所以真的到了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的时候,你必须要离开。”( 平天策 http://www.6tzw.com/4_4649/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