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灵异小说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 正文 第1049章诀窍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梦梦觉得他们俩很无聊,明明**什么问题,两个人却针尖对麦芒。

    “我不觉得现在是吵架的好时候。你们继续这样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他能做什么?”

    凤山在**君临醒来之后也对他们的情况没什么作用。

    “我都**倚老卖老,你这样做可不好。”

    在凤山和君临之间,梦梦毫无疑问会选择站在君临这一边。毕竟它对凤殊也已经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了,知道她下定了决心轻易就不会改变。更何况相较于凤山,它也觉得和君临相处要轻松得多,风险更加可控。

    “老祖宗,你这胳膊肘拐的,算不算是吃里扒外?”

    梦梦并不理会凤山的揶揄,只是强调不能吵架。

    “我们没吵架。老祖宗你可不能含血喷人。”

    “凤山,适可而止。”

    “老祖宗原来也会四字成语。”

    “我会的比你多得多!”

    “比少主也多?”

    凤山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梦梦差点脱口而出“凤殊就是怪胎它怎么可能在远古文化上比她懂的多,它*纪再大,也不如她生活的*代更加久远”,但幸好它及时刹车,并**一股脑儿地就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哼,就你们这些家伙,再活一千*也不是我的对手。”

    “我记得这种情况下有一个成语很应景——大言不惭?”

    “明明是你信口雌黄。”

    梦梦反击的非常快,凤山也不恼,脸上的笑容反倒是更盛了。

    “老祖宗知道‘雌黄’是什么意思?”

    “怎么,你还要班门弄斧,考我?”

    “这不是虚心求教吗?我也好歹是凤家人。”

    “别套近乎。现在你可是排在君临后面的。”

    它像是为了强调自己的认真,径直跳到了君临的肩膀上。

    凤山挑了挑眉,“我以为他得分不高。”

    “那也好过你这个零蛋。”

    “你做了什么才能这么快就收买了我们家老祖宗?”

    凤山又将矛头对准了君临。

    “不需要收买,也收买不了。梦梦是她的同伴,也是我十分尊敬的前辈。”

    君临不知道是压下了情绪,还是想通了什么,语气已经完全恢复平静了。

    “听见没?多学一学。别一副凤殊没了你就不行的样子。在这个世界上,君临可是她最信任的人。别说你排不上号,就算是我,也**办法和他抢这个位子。”

    不得不说,尽管面上不显,君临内心还是起了波澜,有些受宠若惊。

    梦梦之前可不会这么卖力帮他说话,难道之前还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需要别人抢位置,只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

    凤山嘴角微挑,表示他不觊觎别人的东西,但是别人最好也不要想从他手里抢走他应得的。

    “真是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将对方看成是对手。做人真的是太累了。”

    梦梦庆幸自己只是被人类抚养长大的兽族,如果它也是人类,它觉得自己迟早会发疯。

    “老祖宗,如果你不是那么偏心的话,我还真觉得做人挺好的。”

    凤山言下之意,之前他的人生一直都挺顺遂的,自从遇上了它,被它这么随意的拿一人将他比下去之后,他就自尊心受挫,现在还真的觉得做人好累。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示弱,内心并不是真的这么想的。凤殊之前就说过很多次,你就是高配版本的萧崇舒。我们对你虽然**多少了解,但是对萧崇舒还是比较清楚的。”

    “少主说萧崇舒处事风格像我?”

    凤山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不,是感觉你像萧崇舒。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觉得你像萧崇舒,反正和你接触没多久,她就有这个想法了,很主观,但我现在也觉得的确有些类似。”

    “萧崇舒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我就不信那些情报**到你手上。”

    “我来的比较急,只是研究了一下各家的关键人物。”

    萧崇舒之前在官方状态是属于已经**的类型,他自然不会花精力特意去研究相关情报。

    “那最好补一补。凤小七现在在和他谈恋爱,说不定将来他也会成为半个凤家人。”

    梦梦只是随口一说,但凤山蓦地便表情不自然起来。

    “你也觉得萧崇舒和我风格相似?”

    他又问起了君临。

    “不像。崇舒哥从小就有自知之明,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

    换句话说,他就**自知之明了?

    凤山哑然失笑。

    这人到底还是生他气了吧?果然是个爱吃醋的小心眼男人。

    “萧崇舒是怎么样的个性我暂时还不清楚,但君四你的脾气倒是有些意思,不管怎么看,都不讨喜,某些时候还比较讨人厌。将来去到我们家,你要吃的苦头估计少不了,少主说不准也会被你连累。”

    君临面不改色,“她乐意。”

    如果换作从前,他可能**这个底气说这句话,但现在嘛,凤殊已经说了会尝试和他维持婚姻,只要中途不发生他们双方无法处理的意外**,他们就会到死都是夫妻。

    这已经是她给的最大的机会了,是他从来都不敢奢望的机会。她都对他这么宽容了,他应该对自己有些信心才是。

    凤山摇了摇头,“老祖宗怎么看?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晚辈可爱多了?”

    梦梦翻了一个白眼。

    “别总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认真一点。凤殊现在这样,凤小七又记着谈恋爱,君临和萧崇舒的实力目前都不到那个水平,你要是真的想要立功,就要好好表现,别总说些无聊的话做些多余的事。”

    “好。晚辈这就回去好好休息,保证时刻都会保持充沛的精力,以应对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今晚就有劳前辈多花点心思盯一盯外面的动静。”

    他说完就走了,甚至都**和君临打招呼告别。

    “他说的其实很有道理。你这脾气真的一点都不讨喜,怎么就这么爱吃醋?凤殊都在你们之间选择了你,你难道就不能够大人有大量一些,对手下败将说话再好听一些?”

    梦梦从君临的肩膀上跳开,并**靠近凤殊,而是径直落在窗台上。

    “如果他想,恐怕不管是我还是凤殊,都会有麻烦。”

    君临可不认为凤山会是他的手下败将。实力这东西他当然可以奋起直追,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相信假以时日就算不能够在面对凤山时拥有绝对的赢面,但最起码可以做到胜负五五开。

    问题是,凤山的身份一日不解决,就会永远威胁到他和凤殊的婚姻。就像凤山之前吐槽的那样,他们虽然在联邦正式结婚了,但是在内域却并**合法登记,甚至于他都还**丑媳妇见公婆。

    凤家人是否认可他,这是非常非常关键的问题。只要凤家人认可了他,即使凤殊和他不登记,他也是凤家姑爷。但如果凤家人始终不认可他,那么恐怕就算凤殊违背长辈们的意愿,和他在内域也登记了,成为合法夫妻,在凤家人眼中,他也始终都会是一个外人。

    凤山不一样。相较于他,凤山在身份与认可度上有着天生的优势。

    想到这一点他就有些烦躁。凤殊之前也说了目前他们所有人都对此无能为力。决定了凤山这一个身份的那种规矩,并不是这一代的长辈们规定的,是久远之前为了避免家族血脉断绝便立下的规矩。毕竟在极为艰苦的战场,随身护卫才会和继承人如影随形。

    可即便能够明白这其中的苦心,君临还是认为这个规矩是一坨狗屎,立这个规矩的人肯定也是头脑发热临时起意。

    他问梦梦到底是谁想起来的这么一个馊主意。

    “我哪知道?

    我以前整天跟着凤初一,就算这样,他了解的东西我也不一定明白。兽族的幼生期是很漫长的,虽然我还算是开慧早,进展神速,但也用了几百*的时间才勉强算是度过了幼生期的最初阶段,在战斗上也能够起到一点主力作用。

    可在最初的几百*,吃喝拉撒睡都是凤初一帮我忙处理的,安全问题上也一直都是他罩着我。哪像凤殊运气这么好,完全就是一个捡漏的。”

    “你的实力不是受她限制**办法全部发挥吗?”“不能全部发挥不代表一点都发挥不了,要不然你以为凤殊怎么能够活到现在的?还整天东跑西跑的,**我,她还真的未必能够活到现在。”

    他当然知道它对凤殊的帮助很大,而且将来恐怕还会更大。

    “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前辈尽管吩咐。”

    “切,你以为你不说该用你的时候就不用你了?凤殊要是早点甩掉你,我还真的会举爪子表示同意。你实力不如凤山就算了,连脾气也不比他好。凤山如果真的像萧崇舒,肯定是一个脾气好的。脾气就算不好,控制力也足够强,不会情绪起伏过大,让身边人跟着也像坐过山车。”

    君临苦笑。

    总体来说,他其实是一个情绪波动很少的人。可能是因为小时候遭受的情感折磨太过恐怖,从童*开始他其实就已经在学习如何处理情绪问题,所以相较于顺顺当当成长的那些人,他的情绪控制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在大部分时候,他甚至能够冷静得像是智能机器人。

    然而,有利必有弊。在碰到他在意的人事时,他的确情绪波动起伏要比一般人大得多。凤殊是他现在最为在意的人,所以在她面前,也是成*已久的他还容易情绪失控的原因。

    “现在看来你们前后失忆反而有好处。如果**失忆过,你们还不一定能够放松的下来。

    不管是人类还是兽族,只有自身处于绝对放松的时候,情绪才最为平和。一直维持在高涨情绪的状态,就会让身体习惯了高压状态,时刻都在戒备,时刻也都在准备自保,甚至是打算进攻。

    你们刚开始认识的那段时间,毫无疑问双方本身就处于高度承压的身心状态,不得不面对面地生活在短距离里,摩擦碰撞都是不能避免的。

    如果懂得减压,你们就不会让自己习惯那种高压状态。两个都不懂得放松的人,不得**另外一个和自己状态相似的人相处,只会让原本的压力叠加,增高,无限上升,最后到达临界点之后直接爆炸。

    不是说你们都曾经想要杀死对方吗?而且还真的你杀我我杀你的打了一架。如果不是君庭当时在场,可能你们就真的受重伤了,也有可能真的一死一活甚至同归于尽。

    凤殊不是很喜欢回想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也**办法通过记忆碎片了解她当时的所思所想。可看发生的事情,就可以反推你们当初两个人都状态很差,差到根本就不珍惜自己的性命,更别说想要去守护对方的安全了。

    因为看过你们俩相处时最坏的场面,所以我一开始就希望凤殊能够当机立断离开你。

    孩子的话,跟谁长大都一样。可她非要纠结,认为孩子还是在有父有母的情况下长大才最好,这种想法老土的要死,我都不知道嘲笑过她多少次了,她一直都不开窍,一拖再拖。

    你现在的表现还算勉强,实力是真的很马虎,在这一点上你需要非常努力才行。感情方面,我建议你缓一缓,不要走太快了。”

    他已经走到凤殊前面很远的地方了,她恐怕连他的背影都已经见不到。

    如果真的想要和她走到老的话,君临就要明白肩并肩的状态才是***,要不然落后一两步或者走快一两米也是不错的选择,但其中一方走的太慢或者太快都是不可取的,不能够节奏一致的话,两人迟早走散。

    “前辈有什么好方法可以教一教我?”

    他也知道是自己一直在拖着凤殊往前走。他停不下来,尽管知道自己步伐过大,速度过快,他怕自己一旦走慢了,凤殊就会停留在原地,甚至直接转过身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不是天真的小姑娘了,就像她之前说的那般,该放手的时候她一定会放手的。她能够从惨痛的往事中走出来,说明她已经学会了转身,哪怕还不能做到决绝果敢,可她毫无疑问找到了诀窍。

    君临苦笑。

    他无法放弃,所以他不希望自己需要去学会放手。(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http://www.6tzw.com/3_3847/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