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诅咒之龙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魔剑教徒
    “这只是一部分的研究结果,剩下还隐藏了什么,暂时不清楚,不过你的发展路线和魔法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缘分。”郑逸尘看出来了莉莉的一些想法说道,她早就发现了,莉莉一直都在尝试着学习之前郑逸尘交给她的魔法阵纹。

    可惜失败到了现在。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说吧,你本身是没有任何灵魂和精神力的存在,而想要学习魔法必须有精神力打底才行。”郑逸尘很无奈的对莉莉说道:“不过虽然没有灵魂,但你也不用担心啦,你现在的状态很好,只要不死的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一旦你死亡了,连回归冥河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

    “我知道了。”莉莉脸色有些沉重的说道,这个世界里有目标的人在许多条件下并不畏惧死亡,因为灵魂回归冥河的怀抱这种事是人尽皆知的,哪怕是路边的乞丐都知道,所以很多时候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死亡并非是自己的终结。

    因此对于死亡的畏惧就低了很多。

    可是知道自己死亡后连回归冥河的机会都没有,莉莉的心情无疑是沉重了很多。

    “啊咳!想想好的吧。”郑逸尘轻咳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是什么好了。

    莉莉很是无言的看了郑逸尘一眼,好处?无视灵魂以及精神方面的魔法或者能力影响,问题是这现在又有什么用呢?

    可以的话她更想要用这种便利换来释放魔法的机会!

    只是这显然不可能了,郑逸尘搓着自己的下巴嘀咕着,最后用力的一敲自己的爪子:“你的魔法梦早就破碎了,赶紧醒醒看清现实吧,继续带着现在的心态,你什么都做不到,还不如专心的发展自己能够发展的方向。”

    郑逸尘这么说是突然想到了一点,武侠自己穿越前也是看过了不少,关于那些个武功招式的理论谈起来也是熟练的很,什么明劲暗劲化劲什么的,莉莉身体里没有什么特殊力量,完全可以尝试修炼战气的同时,和郑逸尘一起揣摩国术或者武术这种东西嘛。

    地球的条件不足,异界的条件还差吗?

    首先要整理出来一个理论。

    “恩。”莉莉纠结的很久,最终放弃了对于魔法的奢望,既然这条路无法行得通了,那就选择能够走得路吧,继续自怨自艾……想一想自己曾经哪怕是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想法过啊,为什么现在会有这种想法?

    放弃了对魔法这种力量同时,莉莉也思索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消极的想法,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里见到过太多超强的力量,震撼到了自己,以至于自己才会对破坏力强大的力量产生奢望以及追求吧。

    “走走走,我们换地方。”郑逸尘重新弄出来了个篮子后,将莉莉放了进去,准备离开这里,坐在篮子里的莉莉从自己衣兜里摸出来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几颗红色的眼珠,看的郑逸尘微微一愣:“咦?这东西怎么还留着?”

    “那些小动物死亡后,它们就自己掉下来了。”莉莉说道,知道郑逸尘有着很强的研究欲望,所以将自己记下来的场面清楚的说了一边:“然后那些小动物全都变得干枯。”

    “这样吗?”郑逸尘接过了这个小瓶子看了看,那种依附在脉络上面的粘液已经没有了,现在脉络成了主体,并且那些脉络看起来坚韧了几分,少了曾经必须依附着粘液才能保持活性的脆弱,似乎那些维持活性的营养物质储存到了这种改变的脉络中,他可以看到连接着眼球的脉络尾端部分十分的纤细。

    就好像是发育不良一样,他估摸着这应该是里面储存的营养物质消耗了的缘故,取出来了一个小瓶子,将里面调配出来的正常营养液倒了进去,眼球上延伸出来的脉络立即产生了轻微的脉动,瓶子里的营养液迅速的下降着,剩余不到一半才停止下来,连接着眼球的脉络这个时候宛如吸满血的水蛭一样。

    “得了,这东西的看来还是有点成长性的。”郑逸尘点了点头,无限成长这东西她是不指望了,毕竟那玩意也就是理论上的东西,依靠禁忌炼金术折腾出来的东西,想要得到传说中的无限成长性……呃有点做梦了!

    这种人造产物,或许能够得到极强的成长性,但是稳定性方面却很难提升,毕竟不是自然产物,少了那一丝圆润完美,他又不是上帝。

    这种异化的眼睛现在就展露出来了一些成长性,郑逸尘估摸着它们的成长极限差不多就是那些外露的脉络完善后吧,之后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成长的潜力,至于强行催生,人这么搞都会把身体搞崩溃,巧合的意外产物更不用说了。

    “留着当做是宠物培养吧。”郑逸尘说道,反正这些眼球之间的视觉共享也是不错了,距离限制现在条件不足,没办法测试,它们的数量有限,弄丢一颗都会让郑逸尘有点心疼,与其弄丢了,今后还不如在某个机会中,解剖一个慢慢研究:“暂时你拿着当做玩具玩吧,小心别被咬到了。”

    既然这玩意是抽取了那些小动物残骸存留的东西得到了成长,郑逸尘估摸着,它们的成长和进食差不多。

    “你这一批魔剑教徒真次。”阿奇尔漠然的看着这一批被包围的邪教徒,他们的数量并不多,只有二十多个人,每个人身上都泛着暗紫色的淡淡气息,皮肤在这种邪异的气息浸染下,颜色也开始出现了偏红转变,双眼中透露出来的神色和魔剑阿波菲斯剑身上的那把妖异邪恶的眼睛极为的相似……

    魔剑教徒,最近新出现的一个邪教,发展的速度很快,而且众多邪教徒的实力也颇为的强大,最主要的是他们的成长性很快,甚至不需要额外的血腥献祭来获取邪神的‘恩赐’提升力量,只要不断的杀戮就可以了!

    被他们杀戮的人多半都是被抽干血液而亡,并且魔剑教徒的身体也有区别于那些寻常的邪教徒,异常强韧,而且许多要害的都仿佛变得无关紧要一样,除了被直接砍掉脑袋,而别的邪教徒虽然拥有颇为诡异的力量,可是他们的身体却在邪神的力量侵蚀下都会出现恶性变异,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更别说身体上的强大了,有的都变得像是骷髅了,能指望他们的身体有多么的强大?魔剑教徒不同,他们个个血气强大旺盛,比起一些比他们厉害的战士都要强,如此的条件,他们的体质不强大才怪呢!

    这样的邪教简直是邪教中的一股清流,哪个邪神不是变着法子的把那些基层的邪教徒当做是收割的韭菜,时不时的就抽他们一些血啦精气神什么的当做是成长的养料,而邪教徒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以及获得更多的邪神力量,只能变本加厉的拿着别人当做祭品献祭,也只有少数的几个被邪神看重的存在,准备当做是真正从属发展的邪教徒才有可能摆脱这样的收割循环。

    当然他们也就是从韭菜变成了收割韭菜的镰刀。

    这种套路是不是有点眼熟?

    魔剑教团则是反其道而行,哪怕是基层的邪教徒都能轻易的获得强大的力量,只要肯努力,献祭?不需要啊……多杀点人就行,不想杀人?那也没关系,找魔兽的事去啊,反正只要是活物上去就怼准没错。

    怼的的目标越强越好,选择菜鸡的话……动手时先想一想,杀太弱的存在,带来的收获可能还没有挥刀带来的消耗高呢,之外魔剑教徒还没有被邪神进行强行或者潜移默化洗脑的风险,就是人会变得有点暴躁,有点嗜血,可能偶尔出现情绪失控的疯狂之外,没有什么啦。

    这些副作用对于选择当邪教徒的人来说,哪算是事?根本不是事啊!

    因此这种能够免去强制以及潜移默化洗脑,而且自身也不用被当做是韭菜随便割,并且入教后,点击就送屠龙刀……咳,一道的弱化版的魔剑气息,看看哪个邪教有这种福利?不强制捆人还送装备,这种邪教实在是太受那些想要加入邪教,又在对比哪个邪教的福利好,而犹豫加入的邪教徒了。

    知道着魔剑教团的存在后,这特么还用得着去选加入哪个邪教,肯定就是这个了啊!想要快速变强,想要强力装备?魔剑教团准没错。

    于是这个新生不久的邪教就在这样的形式下快速的增强着,魔剑教徒的数量一增再增,当然也有人基于魔剑教徒的力量联想到了魔兵召唤书里的魔剑,可这又如何?

    经过了研究之后,那把魔剑依旧是原样,召唤者也没有从中发现不对劲,就好像是会出现这个魔剑教团只是一个巧合。

    巧合?阿奇尔思索了很多,最有可能的是某个存在借助魔兵召唤书里的魔剑为基础,使用邪神仪式弄出来了一个怪异的邪神产物,他心里还有这另外一个想法,魔兵召唤书里的魔兵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人真正从里面获取什么额外的收益,一直都是再借助着魔兵的力量,使用它们。

    魔兵召唤书和魔兵本身就有着一种无法复制和破解的特性,任何想要破解的人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特别是魔兵召唤书积累的力量日渐增长下,那些依旧不放弃的人所付出的代价是越来越大了。

    曾经只是会降低实力的代价,现在已经转变为实力大损,严重的当场魔力或者精神力枯竭死亡的也不是没有,所以他另一层考虑就是这个魔剑教团是否和魔兵召唤书的真正掌握者或者是制作者有关系。

    ……如此条件下,即使魔兵召唤书里的那把阿波菲斯的魔兵出现了问题,他们也只是消耗自身魔力作为支付代价来使用魔兵的租赁者,不是掌握者,根本没有详细了解的机会。

    魔剑教团壮大的速度已经受到了圣堂教会的重视,并且在前几天就开始了清剿,清剿邪教,圣堂教会做过很多,即便是魔剑教团的一些套路和别的邪教不同,可是一些邪教徒的活动轨迹还是有所相似的。

    即使他们的套路让诸多邪教徒化整为零,不需要过多的聚集在一起进行频繁献祭搞事,分散的过多对付起来麻烦,但该有的一些献祭还是要有的,毕竟邪教的献祭也是一种聚拢人心的方式,哪怕福利再大,邪神也该出面展露一下自己的威严和强权,要不然的话,估计这些邪教徒很快就会发展为将邪神认为是一个可以支取其力量的工具。

    虽然……以阿奇尔的了解,邪神这玩意最初出现的初衷就是为了弄出来一种拥有类似于神明的力量工具,但是这种方式实在是太作死了,导致弄出来的‘工具’失控,反噬了施展仪式的人,成就了最初的‘邪神’,然后邪神仪式就开始流传起来,发展到现在也不知道流传出来了多少不同类型的版本。

    这些不同的版本不说折腾出来的邪神有多么的特别了,反正越是被魔改,邪神失控的情况就越严重,到现在初版的邪神仪式早就失传了。

    阿奇尔最为担心的是有些有心人以此为例子和启发,后续的弄出来新的类似魔剑教团的教会,现在是有着类似于魔剑阿波菲斯力量的邪神,今后谁能保证不会出现一个以霜之哀伤为基础的类似邪教?

    这不是有可能的事情,有些行为脑洞一旦被开在了这里,就会发生因为蚂蚁洞而崩塌的河堤一样的情况,这样的脑洞只会被越捅越大,而不会重新长回去,已经被戳开的脑洞还想要收拢?做梦啊。

    邪教曾经就是一种脑洞产物,结果呢?演变成了蝗灾!

    “次?”这批魔剑教徒中为首的一个身材壮硕,双眼透露出少许血光的男子盯着阿奇尔,他们身上的气息和皮肤颜色的改变不是时刻都有的,这是激发了邪神的力量后才出现的,常态下他们和普通的人差不多,除了被一些魔法能检测出来外,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这也是魔剑教团能快速壮大的一个基础。

    那像是别的邪教,各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看到了就是被人人喊打,那像是他们,平常在城市里吃吃喝喝,没事的时候找个仇家砍砍砍外,简直太棒了,所以一般的魔剑教徒对于别的邪教都有着一种不怎么能看得起的想法……

    垃圾邪教,简直丢他们这些清流的脸!( 诅咒之龙 http://www.6tzw.com/3_3492/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