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墟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九章就是个疯子
    剑墟

    第两千三百九十九章 就是个疯子

    “信啊。”沈放一怔。

    程一落接着道: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找上你的,不过你听我说,这个女人说的任何话你都不要相信。”

    “她就是个贱货,是个烂人,是一个阴险刻薄,妒忌心强,恶毒到了骨子里的女人。还是一贴狗皮膏药,如果她要粘着你,甩都甩不掉,从你那里不达到她的目的她能弄死你的那种。这个女人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沈放一下子动容。

    万万没有想到程一落会这么说。

    程一落接着道:

    “你千万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她就是个狐狸精,说慌骗人在她简直是家常便饭,可以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她和你说与我有一段风流债吗?呵,狗屎。当年她为了追我,给我制造了多少麻烦,弄出了多少烦事。如果不是她背景不俗,我都恨不得杀了她。”

    怕沈放听不进去,又强调道:

    “沈放,听我的,别被她的任何言语迷惑了,离她远点,否则你在圣城里将麻烦不断。”

    沈放郑色了。

    程一落虽然有时说话尖酸刻薄了些,却从来没有说过慌话。

    他当然更相信程一落。

    并且程一落也不可能因为一段风流债而把对方形容的那么恶毒。

    他已经将话说到这种程度了,那只能说,这个女人确实是一个大麻烦。

    那么这女人要干什么?

    她只是为了追求程一落吗?

    但按程一落所说的,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什么受伤了,什么照顾了一个多月,都是假的……

    她方才说了那么一大堆慌话,就是想用歪门邪道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沈放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

    “沈宗主……”柳燕见沈放走神了,柔声唤着。

    “嗯?”

    沈放回过神看向她。

    柳燕一脸委屈,我见犹怜的样子:

    “沈宗主,您是程一落的宗主,他听您的,您就帮帮我吧……我、我实在是忘不了他,我不能没有他的……”

    如果不是听了程一落说的那些话,她的这副表情怕一下子就能打动沈放,让他想什么办法也要满足她的心愿。

    不过想起程一落的话,再看到她“楚楚可怜”地表演,沈放就有些恶心了。

    微微皱了皱眉道:

    “可我方才问起程一落时,他却不是这么说的。”

    “你和他通话了?”

    柳燕脸色微变,明显的慌乱了一下,不过马上的就回过神来,装出更加可怜的样子,泫然欲涕,搅动着衣角:

    “他、他说了我什么,是不是说了我一些不好听的话?就因为我粘人,他当年就不辞而别,他如果不喜欢我这样,那我以后会改的,我会改成他喜欢的样子的。让他不要怪我了好不好。”

    她的样子太招人怜惜了。

    如果沈放不是绝对相信程一落,怕这句话又将他打动了。

    沈放皱着眉。

    先前见到这女人对她还很有好感,不过想到她是程一落说的那种人,就有些不寒而栗了,这女人外表看着越顺眼,就越感觉到她的可怕。

    现在已经不想管她的麻烦事,只想早点摆脱她。

    问道:

    “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您、您可以将程一落也叫到圣城,我能见到他就算您帮了我的大忙了。”柳燕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

    沈放摇摇头:

    “苍狼宗那边离不开他,这阶段怕他来不了圣城。”

    “那、那您带我回苍狼宗,我到那里见他。”柳燕不死心。

    “你也知道,我要参加戮魔者的选拔,短时间内离不开圣城,不能回苍狼宗,自然无法带你回去。”

    沈放连着两次拒绝,让柳燕有些不满了。

    在沈放没有注意的时候,她的黛眉不经意地一挑,俏脸上带上了一丝煞气,不过最后还是掩饰了过去,想了想,又楚楚可怜地道:

    “那您告诉我苍狼宗的位置,我可以自己过去。

    不过这里边还得麻烦您一件事,我怕没有您帮着说合,见到他后他会不理我,我想请您将宗主印借我一下,见到他时,我拿宗主印给他看,见印如见人,他就知道是您要我过去的了,他看在您的面子上,就不会撵我走了。”

    沈放脸色一变。

    柳燕看出沈放的不满,赶紧接着道:

    “这件事您放心,我不会贪了您的印信的,那种东西对我也没有用。

    到了苍狼宗之后,我会将您的宗主印直接交还给你们宗门。这点请您放心,我柳燕这点诚信还是有的。”

    沈放又皱了皱眉,已经有些意识到,程一落说的这个女人是个大麻烦是什么意思了。

    这是有多偏执,也是有多异想天开。

    为了达到目的,想着将人家的宗主印借走,就没想想她这样开口别人会有多为难?

    凡事只想着自己,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

    这是从小让人惯得吗?

    不耐烦地摇头道:“不好意思,宗主印可是我们宗门的最高印信,不可能交给外人掌握的,这件事我爱莫能助。”

    柳燕脸色一沉。

    方才惊人的柔媚神态慢慢地消失了,眉梢上带上了一抹阴寒的神色。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她已经使出自己的柔媚之术,原本在任何男人面前都能无往而不利的,没想到沈放对她的态度这么冷淡。

    她这么努力竟然无法在他身上打开突破口,得到他的承诺。

    沈放的拒绝让她十分不耐烦。

    “沈放宗主,这么不近人情吗,我这样求您您也不能帮帮我?”

    沈放摇头:

    “你的这件事我这个外人真的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就是程一落的宗主,也不可能干涉他的感情吧。”

    “您没想过,您只要说说他,能让他见见我,说不定我们能就此复合,您也有可能就此成全了一桩姻缘,这可是大好事。”

    沈放又摇头:

    “不好意思,这件事我实在帮不了你,最近我也没有时间。”

    他只想着将这件事完全拒绝开去,彻底摆脱这个女人。

    柳燕的脸色又一沉,眉眼间已经很阴沉了。

    “沈放宗主,这么无情吗?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吧,我是柳林盛的女儿,我们柳家在圣城还是有些地位的。希望您能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帮帮我,将来我们柳家必有重谢。”

    “柳林盛?”

    坐在旁边的慕野脸色一下子变了,赶紧转头冲沈放使眼色。

    他知道沈放以前没有到过圣城,不了解柳林盛的背景,他想提醒沈放。

    不过沈放没有注意到他的眼色,并且对这个女人恳求不成,就拿背景来压他这件事十分不满。

    怪不得程一落那么说她。

    剥离开她光鲜的容颜,以及柔媚的媚态,看其本质性情,才能发现她其实是一个相当刻薄之人。

    “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了你。我现在有事要忙,你要见程一落,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他站起了身。

    “沈宗主,这么无情,我们柳家的面子也不给吗?”

    柳燕的声音已经带上寒气了,接着道,“您忙什么,无外乎就是想参加戮魔者的选拨吗。”

    “如果我说,您要是不帮我,您无法通过选拔呢?”

    沈放霍然抬头,眼睛眯了起来盯着她。

    请求不成,开始威胁他?

    拿戮魔者选拨这件事威胁他?

    修成戮魔法纹是他从小界出来时就最急迫着想要达成的目的。

    现在他已经报上了名准备参加选拔了,并且看目前的形势,不出意外的话他有九成以上的把握通过这次选拨的。

    这个女人突然冒出来,用这件事威胁他?

    这就是程一落说的,要是让她粘上,这女人不弄死几个不罢休吗。

    “你威胁我?”

    沈放冷声问。

    “不算威胁吧,我只是在说这件事,以我们柳家的能量,想不让谁通过考核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沈宗主,您帮我只是几句话的事,对于您来说是举手之劳,我们也能在戮魔者选拨这件事上暗中帮您使些力,让您稳妥地通过选拨,这样咱们两方面都有收获,何乐而不为。”

    柳燕媚声说着。

    “如果我说不呢?”沈放问。

    “如果您说不……”

    柳燕的脸色又沉了下去,黛眉挑着,眉梢间带着煞气,她的忍耐也到了极限,也不再故意装出那副柔媚的样子了:

    “沈宗主,那您就走出这间屋子试试,您看看我们柳家是如何运做的,是如何将您直接从选拔赛场上弄下来的。”

    “从今天起,您在圣城要是能办成任何事,那都算我柳家无能。”

    她脸色很是阴冷。

    沈放的拒绝让她动了狠心,已经将话说绝。

    “好,很好,我到要看看这圣城是不是你们柳家开的,也要看看,你是如何将我从选拔赛场上弄下来的。”

    “告辞!”

    沈放一拂袖,不理会脸色铁青的柳燕,率先迈着大步走向屋外。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深切地体会到程一落那么凝重地给他说了那么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大麻烦,就是一个疯子。

    而他到底没有躲得开,让这个疯子缠上了。

    不过这个疯女人敢直接开口说将他从选拨赛场上弄下来?他到要看看,她到底是如何将他弄下来的。( 剑墟 http://www.6tzw.com/3_3387/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