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仙魔同修 > 正文 第4025章七世怨侣的真谛
    仙魔同修

    深夜,南疆天火侗。

    秦闺臣趴在床上,拿着魔音镜,一直在和叶小川开视频。

    二人主要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儿。

    一会儿说这几天的吃的南疆食物啊,一会儿又聊到独孤长风的学艺情况。

    就连最没存在感的阿巴,两人都聊了一盏茶的时间。

    当关闭魔音镜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秦闺臣恋恋不舍的关闭魔音镜。

    躺在床上,一脸幸福的模样。

    她可以感受到叶小川对她的变化。

    在一起相处这么多年,叶小川一直对她是冷冰冰的,有时候三五天都难得和她说上几句话。

    现在,叶小川对她很温柔,话也多了。

    当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开始闲聊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儿时,那就说明,这对男女很快就会变成狗男女。

    想到现在人间都在传自己与叶小川早已成亲,还育有一子,秦闺臣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明白了当年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义无反顾的和人间的秦风私定终身。

    爱情,不是人能控制的。

    她和母亲一样,早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爱情的漩涡。

    别说她早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就算她不知道,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百花仙子唐闺臣。

    她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上她母亲的老路的。

    这就是爱情。

    不受心里与身体控制的该死的爱情。

    关闭魔音镜没多久,叶小川听到了外面乱糟糟的声音。

    他推开了石屋唯一的窗户,窗户正好能看到左秋的石屋方向。

    现在已经过了子时良久,左秋那边进行的第二次解毒已经结束。

    有五行旗弟子进进出出的忙碌着。

    那个五毒童子,又端着一盆左秋的呕吐物欢欢喜喜的离开了。

    那些大佬们也都三三两两的散去,天问则是与贺兰璞玉一起离开的。

    叶小川抬头看了一眼天上已经很圆的月亮。

    到了此刻,他心中还是有些侥幸。

    如果云乞幽没有殴打修罗宗的弟子,如果自己没来圣殿如果没有没有放出叶茶的魂魄,如果叶茶的魂魄在这八百年的漫长岁月里已经消散……

    只要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左秋都不可能被救回来。

    就在叶小川心生感慨的时候,脑海里传来了叶茶的声音。

    道:“小子,刚才和你用魔音镜对话的,就是你的妻子吗?”

    叶小川道:“你偷看?”

    叶茶道:“我就住在你的灵魂之海,想不偷看都难啊。我一直想问你,你是七世怨侣的最后一世,怎么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叶小川目光逐渐冷了下来,道:“七世怨侣是上苍之主与邪神之间的博弈,

    天地为局,众生为棋,我,云师姐,南宫蝠,就是这张棋盘上最重要的三枚棋子。

    我不想当他们的棋子。他们凭什么能掌握我的命运?凭什么将我当做他们博弈的棋子?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人生,只能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

    不论是谁,想摆布我的命运,我都会用剑,砍掉他的脑袋,将他牢牢的踩在脚下。”

    叶茶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明白了,你对抗的不仅仅是上苍之主,还有邪神……你小子野心够大的啊?不过,我喜欢!不愧是我叶茶的后人!我挺你!”

    叶小川摇头道:“其实大家,包括邪神在内,都理解错了七世怨侣的真正含义,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的。”

    叶茶道:“理解错了?什么意思?”

    叶小川缓缓的道:“三生七世怨侣的博弈,按照木神传下来的话,对这场博弈的输赢并没有明确的定义。

    木神只是说,人间想要赢,必须打破三生七世怨侣的诅咒,可他没有说打破诅咒后,是他赢。

    如何打破诅咒?只有跳出博弈棋局,才能打破诅咒,这才是木神想要看到的最终的结果。

    所以邪神理解错了,上苍之主也理解错了。

    这场博弈并不是双方的博弈,而是六方的博弈。”

    叶茶道:“六方?”

    叶小川道:“不错,其一,上苍之主,其二木神,其三邪神,其四南宫蝠,其五云师姐,其六便是我。

    核心的关键,就在我们三个痴男怨女的身上。

    破解诅咒的唯一方法,不是相爱,更不是相杀,而是我们三人跳出博弈,彻底摆脱上苍之主与邪神的控制。

    以此才能彻底证明,人类的命运是掌握人类自己手中的,绝对不可能被别外力操控!

    如此,人类才会成为自己的主人,最终获胜的,就是人间的芸芸众生。

    这才是木神想要的最终结果。

    说起来,真正的高人是木神,邪神与上苍之主,都只是被木神玩弄在股掌之间的可怜虫罢了。”

    听了叶小川的一番话后,叶茶久久不言。

    当叶小川关闭窗户,躺在床上时。

    脑海里,叶茶忽然开口,语气缓慢又低沉。

    道:“或许你的理解是对的。不过,这做起来很难。不论是上苍之主,还是邪神,他们都是这个面位的神祇。

    你想凭借一己之力,对抗两大神祇,以及他们身后庞大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

    叶小川道:“我知道希望渺茫,但我没有别的选择。”

    与此同时,天问与贺兰璞玉也在月光下走着。

    贺兰璞玉道:“天问妹妹,没想到你也是性情中人啊。”

    天问道:“璞玉姐姐,你这话是何意啊。”

    贺兰璞玉道:“叶宗赐根本就不是玄骨子师叔的传人,你在秋儿妹妹的房间里给我使眼色,不就是让我不要戳穿这一点啊。

    我说天问,你可以啊,养小白脸都养到圣殿来啦!

    不过你放心,咱们都是好姐妹,我不会搅和你的好事儿的!”

    天问脸色一红,道:“璞玉姐姐,你误会了。”

    贺兰璞玉道:“这有什么好误会的?女人嘛,哪有思春的啊,我懂的!”

    天问道:“你真的误会了,关于叶公子是玄骨子前辈传人的身份,确实我是编造,至于具体的,你自己去问问你的姥姥贺兰前辈,她比谁都清楚。

    不过此事关系重大,你一定要保密,一旦泄露出去,我们圣教会死很多人。”

    贺兰璞玉见天问表情凝重,也认真了起来。道:“好,我现在就去问姥姥,倒要看看这个叶宗赐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仙魔同修 http://www.6tzw.com/2_2954/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