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赤精之气(为书山的男爵盟主加更)
    太庙中三殿一庙,正殿、寝殿、享殿、祧庙,其中寝殿用于安置历代皇帝先祖神位,皇帝和皇后相伴,每一任分到一间龛位,九任故为九庙。

    陈天师在寝殿中肃立,带着赵然和黎大隐向九庙中的历代朱氏皇帝抱拳躬身,以示礼敬之意,其余朝天宫修士、礼部和宗人府官员俱行九拜之礼。

    所谓“九拜”,即“稽首”、“顿首”、“空首”、“振动”、“吉拜”、“凶拜”、“奇拜”、“褒拜”、“肃拜”,拜完之后,一盏茶工夫就过去了。

    陈天师负手于身后,向殿外左侧指了指,道:“当年在元福宫商议兴王谥号时,致然也是在的,最后议定兴王加本生皇考之名入祀太庙,他的神龛不在这里,而在外面庑间配殿之中。”

    赵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当年皇帝想要尊本生父亲兴王为皇考,所要达成的目标之一,就是让兴王以皇帝之位入寝殿安置,但若是兴王入寝殿,这九庙之中的哪一个放到后面祧庙中呢?这不仅是一个技术性问题,更是社稷次序的问题,所以才引起朝中汹汹争议。

    最终的结果,是给兴王加了一个“本生皇考”的名义,强调是当今皇帝的本生皇考。不强调还好,这一强调,实际上进一步明确了帝统序位,皇帝不是兴王法理上的儿子,只是血统上的儿子。而兴王的神位虽入太庙配享,却进不得寝殿,最终只能入庑间配殿供奉,颇有一点“小妾”的意思。

    作为当年争论的对立方,赵然没有接这个话题,陈天师也没有进一步阐述什么,仅仅只是介绍了一下,便穿过寝殿,向后面的享殿而去。

    享殿是真正举办祭祀的地方,祭祀大礼之前,将神位从寝殿请出,安置于享殿中,大礼之后,又迁回寝殿。用白话来说,就是:恭请您老出来享受盛宴......吃完了吗?您老回去继续休息吧。

    至于最后那座祧庙,则是寝殿不够用了,给年岁最长的皇帝用来“养老”的地方,供奉的是太祖的上四辈。

    陈天师没有带着赵然去祧庙,而是在享殿中站定,向两名朝天宫修士招手示意。那两名修士绕到殿前供案之后,手掐法诀向内一收,垂挂的巾幡立刻向上卷起,露出一根凌空矗立的玉柱。

    陈天师凝视着这根玉柱,赵然随他的目光跟着看了过去。

    这柱子通体由汉白玉炼制,高约一丈,拳头般粗细,顶端的圆盘上蹲立着石兽,圆盘下横插云板,柱身雕刻云龙,底端以莲花为座,整个汉白玉石柱隐隐透着赤红,极为精美。

    赵然忍不住脱口而出:“华表?”

    华表古名“恒表”,先秦之际用于指路的同时,也便于路人在其上题写谏言,以便君主纳谏,故此又称“谤木”,是提醒皇帝广开言路、勇于纳谏的意思,同样也是皇权的象征。

    陈天师问:“致然见过庐山上的九州方圆鼎么?”

    赵然点头:“见过。”

    “致然以为如何?”

    “是我道门先辈祖师们智慧的结晶,以小道看来,当属道门第一重宝。”

    陈天师点点头:“九州方圆鼎,是寇天师与简寂先生合炼而成。先贤之德,遗泽千古。”

    赵然是第一次听说九州方圆鼎的来历,简寂先生就是陆修静,而与陆修静并立于当世的,便是天师寇谦之。由这两位出手,难怪能够炼制而成这奠定道门千年基业的重宝。

    赵然问:“这华表又有什么功效?”

    陈天师又指着顶端的石兽道:“此兽名为石犼,可吸纳皇权威仪,我大明为火德,故石犼吸纳天下火德之气,在体内沉淀为赤精之水。其所立之盘名承露盘,石犼将赤精之水化为精露,滴落盘中,沿柱而下,浸润于底部莲座之中,待莲花开时,即可取用。一朵之效,足当三十六亿信力,可消因果,可引虹桥,功能助人飞升!”

    赵然听呆了,望着眼前隐隐泛红的华表玉柱,心道原来邵大天师改革道门的倚仗来源于此。

    他隐隐感受到此间天地气机的异样,于是打开天眼察探,一看之下,就见天地气机以整个寝殿为中心,正在缓缓以漩涡的方式自转,从正殿、寝殿、祧庙、庑间各处抽取出一丝丝的赤精红气,向着华表顶端的石犼兽飘来,被石犼兽纳入体内。

    而在外围,有更多的赤精红气向着太庙汇入,被纳于正殿、寝殿、祧庙、庑间积储。

    整个太庙,都在吸纳赤精之气!

    赵然大为震撼,喃喃问道:“这太庙......”

    陈天师道:“致然好眼力,整个太庙就是一件法宝,名威德造化坛!”

    “这法宝是何人所炼?何时所炼?”

    “我老师!”

    按照陈天师的说法,大天师邵元杰自嘉靖元年便开始重修太庙,说是“重修”,实际上是炼制的意思,他用了二十二年,历经五次炼制,终于将这件威德造化坛炼制成功,为道门的变革,做好了基础性的准备。

    赵然看着这漫天细细洒洒如牛毛细雨一般飘过来,最后汇入华表玉柱顶端石犼口中的一股股红丝,问道:“这就是赤精之气?似乎并非灵气,为何以前没有感受过?”

    修士的修行,主要手段之一就是吸纳天地灵气,天地灵气存于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常人周边就存在,只不过是多和少、集中和分散的区别罢了。

    赵然当年在无极院扯起楚阳成的虎旗,着实威风了一把,短短两年多时间,由火工居士而受牒道士,再由念经道童而经堂静主,跨过了别人一辈子未必能达到的目标,但也因此而被楚阳成察知,命弟子童白眉前来查实。

    童白眉当日就教导过赵然如何感知灵力,为赵然打开了修行世界的窗户。

    在赵然进入双气海修行之后,他也开始了吞吐吸纳灵力的修行过程,对灵力自然是熟悉无比的。在他的感知中,灵力有各种颜色,也包括赤红色,但无论哪种颜色,其特性都带着温润通透的特点,绝无眼前这些所谓赤精之气中蕴含的炙热、肃杀、凌厉、威猛之感。

    与自己体内的另一种炁——功德力相比,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功德力的特性是苍茫的、古朴的,眼前所谓赤精之气,则锋芒毕露、霸道绝伦。

    :。:( 道门法则 http://www.6tzw.com/2_2917/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