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把计划全装进来
    重生之商界大亨

    得到周铭的命令,文志伟立即给丰汇集团董事长拨出电话,告诉他现在丰汇集团已经被国外游资盯上,准备借这一次阿勇的案子对丰汇集团的股价进行打击,掀起第二波港城金融危机。

    “哦是吗?这个消息对我可太重要了,如果要不是文先生你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消息,那恐怕丰汇集团会吃了大亏,甚至遭受非常严重的损失,我代表我自己和整个丰汇集团,向文先生表示最崇高的谢意!不过十分抱歉,我接下来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要开,那么,失陪了。”

    那边挂断了电话,文志伟拿着电话很是遗憾的对周铭说:“看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周铭点头,他是从头听到尾的,虽然那边满嘴都是感谢和重视的话语,但周铭哪能听不出来背后满满的全是敷衍呢?

    毕竟如果你真要重视的话,怎么会不仔细询问具体什么事情,怎么会不问文志伟这边有什么想法和对策,张嘴就是感谢和重视,想想都是不可能的。

    不过周铭明白这也正常,毕竟丰汇集团可是全世界顶尖的金融集团,在港城是权重股中的权重股,从来都是非常稳健的,如果说现在要发生什么大事件,然后影响他的股价那可能,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良资产处理案件,就想影响一个顶尖银行?开什么玩笑!

    能坐上丰汇集团董事长的人,必然有股子傲气在,自然不会相信这么荒谬的说法,但是对于文志伟这位金管局总裁,他也不好说什么,就只能随口敷衍了。

    “史蒂夫这个鬼佬,我再打电话给他,一定要给他说清楚现在的形势问题,要是他还听不进去,我就去丰汇集团找他!”文志伟说。

    周铭却摇手告诉他不要着急:“他要是不相信,你打再多电话都没用,甚至你电话打的多了,他还会觉得抵触和厌烦。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先做好准备,毕竟我们不可能把宝压在他身上,他能准备最好,不能的话,我们也需要稳住市场。”

    “可我们难道就这么放着他不管了吗?”文志伟又问。

    周铭摇头:“当然不是,史蒂夫这边我们仍然要做工作,争取让他有所重视,但更重要的,还是我们自己这边。”

    周铭想了想还说:“而且还是我之前估计的那样,我并不认为对方只准备了阿勇案件这么一个手段,可能对方的突破口也不止有丰汇,所以近期让新闻部那边的人多盯着点消息,不管大小消息,都要仔细筛查。”

    文志伟对此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周铭先说道:“我知道这样很难,光凭下面的人未必就能把类似阿勇这种看似无关的消息串联起来,但我们不能因为可能会有遗漏就不去做你明白吗?而且我认为未来这样的消息可能不会少了,就算他们再不敏感也能发现。”

    文志伟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不可置信的说:“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他们还要多折腾几支权重股吗?一个丰汇就已经是世界级的了,再多来几支,他们真有这个能耐吗?”

    “他们有没有这

    个能耐我不知道,但我们却肯定要准备。”周铭回答。

    紧接着事情的发展也的确印证了周铭的担心。

    就在第二天,文志伟才来到金管局上班,就听到技术部那边急匆匆传来一条消息:有人在抛售港宏集团的债券。

    文志伟听到这条消息,都来不及细想,直接带着技术部的人来见周铭,让他亲自汇报。

    直到听了第二遍,文志伟才渐渐回过一些味来:“周铭先生,港宏集团也和丰汇集团一样,都是港城最重要的权重股,这次有人如此公然抛售债券,恐怕也是跟金融危机有关。”

    相比文志伟的急切,周铭却仍然冷静,他询问技术部:“有知道是什么人在抛售这些债券,又或者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有人抛售债券吗?”

    技术部这边脸色有些尴尬:“很抱歉周铭先生,这些现在还并没有搞清楚。”

    这答案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债券市场不比股市,具有较高的隐秘性,而港宏集团的债券又属于不记名债券,除非有事先准备,否则很难追查。

    周铭想了想然后又问:“那么除了港宏集团,还有其他公司的债券被抛售吗?”

    “还有大港和新天地等几家公司的债券也在被抛售。”技术部回答。

    文志伟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不过却没急着说,在确定技术部这边没有其他有用的消息以后,让他先离开了,不过文志伟也着重对他交代:“你回去继续盯紧债券市场这边,想办法追查出是谁在背后抛售,有其他什么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汇报!”

    技术部离开以后,文志伟才对周铭说:“这些遭到抛售债券的都是房地产公司,难道说对方的真正目标在这,丰汇那边只是虚晃一枪吗?”

    但这话说着文志伟自己却反而先不自信了:“可如果真是这样,只是债券的话,除非能配合重大消息,否则很难撼动这些股票的股价。”

    周铭笑了,看着文志伟询问:“是不是看不懂?”

    文志伟如小鸡啄米一般拼命点头,希望能得到周铭指点,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周铭很光棍的说:“我也没看懂对方究竟想做什么,所以不要着急,我们接着看下去就好了。”

    文志伟当时就傻眼了,他本以为周铭这么问是看穿了对手的把戏,却没想到只是随口调戏一下吗?

    周铭随后接着说:“反正对方不管怎么绕,最终总是要回到股市上来的,我们摆好架势等他就好了。就让我们接着看看对手还有什么惊喜等着我们吧。”

    似乎是要为了证明一般,就当周铭的话才说完,技术部和新闻部这一次一齐过来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向周铭和文志伟汇报出了事情了。

    ……

    与此同时在贵格大厦的大厅里,霍尔顿和其他人都围着伯亚欢呼称赞。

    “伯亚你可真是个厉害的家伙,一下子放出这么多消息,金管局那边肯定该手忙脚乱,不知道该顾着哪边啦!”

    “从现在他们还没有任何处理

    情况出来,就可以想象他们现在焦躁的样子啦!”

    皮耶罗则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询问伯亚他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原本你不是说其他手段留着做后手吗?为了应对金管局处理好了前面问题以后的万一,但是现在未来又一下子全抛出来了呢?”

    随着皮耶罗的问题,其他人也纷纷看向伯亚,显然他们也都有相同的疑问。

    伯亚回答:“其实我一开始的确是那么打算的,不过后来当阿勇的案子爆发,金管局那边一天一夜毫无动静,我认为那个周铭恐怕已经猜到我要做什么了,所以我没必要跟他一个接一个的遮遮掩掩。”

    周围一片吸气声,霍尔顿和其他人都很不敢相信:“那个周铭他能猜到?这不可能吧,我们并没有出任何差错,而且阿勇那个案子也是根本联系不到股市的小事情呀!”

    伯亚告诉他们:“如果我们的对手是金管局的那位文志伟总裁,那无所谓,但我们的对手是那位周铭先生,我们无论如何小心都不为过。莫非你们已经忘记了就在上个礼拜,你们才在星亚传媒那些媒体股上栽了跟头吗?”

    这下霍尔顿他们都说不出话了,因为那次他们就想抄底一波,结果还被周铭给算计了,这让他们很是懊恼。他们也很想不通周铭是怎么连那样的事情都设计了的。

    不过要是他们知道其实周铭并没设计,一切都只是巧合的话,伯亚和霍尔顿他们恐怕都有想撞墙的冲动了。

    “而且最重要的,不管我们怎么做,最终结果我们还是要回到股市上正面交锋的,现在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迷惑对方的手段,让他们分不清我们的打算,不敢贸然行动,给我们足够的时间布局。”

    伯亚接着说:“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现在所做的这些,就是无用功了,他们仍然都是非常重要的,你看首先是丰汇银行的坏账,然后是港宏这些地产集团的资产负债率,最后再到现在的港城经济前景等等,所有的事情,都是能紧紧扣在一起的!”

    伯亚说着紧紧握住了拳头,霍尔顿和其他人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惊讶了,在他们看来,伯亚每一次都能给他们带来无法想象的精彩。

    “也就是说,不管那个周铭能不能从这些事情里分析出我们的想法,不管他究竟是理会这些事情还是放着不管,不管他做任何决定都已经在伯亚你的计划之中了,这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老虎,无论他往哪个方向,永远也冲不出去这个笼子呀!”

    面对霍尔顿这些人的称赞,伯亚只是微笑给他们解释:“这我学华语的时候理解的一个词语,叫虚实,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中有实实中有虚,任何事情都可以像薛定谔的猫一样无法被测准,才是最好的办法。”

    他这样的表现,又让霍尔顿对他的称赞更上一个台阶了。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伯亚之所以在最后关头改了这样的主意,归根到底是他根本猜不透周铭的想法,他觉得只有把周铭所有的想法都装进计划里,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重生之商界大亨 http://www.6tzw.com/2_2750/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