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历史小说 > 权倾南北 > 正文 第二零七八章用其人,不用其家
    权倾南北

    李怜儿顿时松开手。

    皇兄个没正行得,竟然还好意思说我。

    旁边的张须陀被李荩忱说的不好意思,脸上甚至都有些发红。

    “毅果(张须陀表字)也已经加冠多年了吧?”萧世廉不由得好奇问道,“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婚配?有没有相中的人家,某可以代为作媒。”

    张须陀急忙摆手。

    他早年于北方长大,随家人南下,一路颠沛流离,一直等到进入金陵书院,接受了大汉系统的人才培养教育,通过优异的成绩崭露头角,才算是正式步入上层社会,之后就一直在太尉府之中跟着杨素团团转,而今杨素不在,甚至他都要独当一面,因此婚配只是自然无从谈起。

    萧世廉正想要针对这个问题继续深入,比如我们萧家子嗣虽然也不是非常多,但是并非没有适合你的。

    李荩忱不由得打断萧世廉:“伯清你想要岔开话题的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要是真的想要给萧家找一个乘龙快婿,那么等到之后再说。现在正在说正事,不要打岔。”

    李怜儿拧了萧世廉一把。

    这家伙也够不分场合的,仗着自家皇兄信任,什么话都是这个时候能说出来的吗?

    不过被萧世廉这么一打岔,营帐之中的气氛也随之缓和了不少,

    李怜儿重开刚才的话题:“皇兄,对冀州世家的处置上,是否还要再有变动?”

    “陛下既然已经给了崔世济些许希望,此时再做变动,恐怕会引起他的不满,为之后冀州世家归附埋下隐患。”萧世廉径直说道,“所以臣以为事已至此也只能先安抚崔世济,假如能够借助冀州世家之手让冀州快速安稳、民心尽归我大汉,亦不是坏事。”

    “但是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任用世家,则世家再起,谁人能制?”李荩忱叹了一口气。

    张须陀此时不由得说道:“陛下,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荩忱瞥向他,是否要任用世家,到底是文官们应该决定的,张须陀身为太尉府长史,自然不好在这上面多说,因此必须要先得到李荩忱的许可,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授人把柄。

    当初李荩忱在金陵书院之中见到的张须陀,性格刚直,一直在和李渊争高下,斗得不亦乐乎,后来两个人毕业之后一个进了太尉府,一个进了劝农司,现在又转入农部,所以之后就没有什么交集了,这也就使得张须陀也不再和之前那样锋芒毕露、一定要争个高下。

    尤其是随着张须陀跟着杨素之后,性格愈发沉稳,不该说话的时候当然不说话,即使是应该说话的时候也得先表述清楚自己的意思免得引起误会。

    李荩忱虽然并不认为有些话含含糊糊不说出来是好事,但是张须陀毕竟也是历史上的一代名将,肯定是一个值得培养、以后能够担当重任的好苗子,既然要步入官场高层,那这些为人处世之道,还是要能够知晓的。

    “但说无妨。”李荩忱一挥手。

    张须陀笑道:“臣以为,既然崔世济愿为大汉所用,则陛下可以用其人,而不用其家。”

    李荩忱琢磨这句话:“用其人,而不用其家?”

    “没错,陛下所忌惮,乃是冀州世家能够趁此机会乘风而起,重新引领其余世家一起反我大汉新政。”张须陀缓缓说道,“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尽管任用崔世济以能够安稳百姓,但是完全可以不用崔世济推荐的那些世家子弟,而选派我们自己的官吏,由崔世济指挥工作,只要我们能够从崔世济那里学到足够的经验,那么自然就可以为我所用,届时崔世济能用与否,和我大汉又有何干?”

    李荩忱不由得一笑。

    这个计谋要是让崔世济听到了,恐怕会炸毛的。

    他卑躬屈膝来说这么多,不就是指望着能够为自己家族之中子弟们换取一条出路么?不然的话崔世济现在也算是名士,就算是他想要隐居,大汉也很有可能会请他出山主持各项事宜,而现在大汉这么做,不就相当于崔世济乞求了半天,最后只给自己要来一官半职,而整个家族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任何好处么?

    这对于崔世济来说,等于直接把他架在火上烤了。

    够狠。

    不过对于崔世济,李荩忱本来就没有什么同情心,众多世家都已经俯首认命,唯有崔世济妄图还想要从这其中挣扎出来一条活路,时代的潮流滚滚到此,作为已经不能再满足时代需求的产物,世家本来就应该被扫入垃圾堆中,他的坚持只会让更多的矛盾和冲突涌现。

    再说了,用其人而不用其家,虽然在此之前大汉并没有类似的概念,但是并不代表并没有就这么做过。对于闻喜裴氏的处理上,实际上亦是如此。

    闻喜裴氏的家主裴矩乖乖去做了学院的山长,实际上就是用裴矩这人的才能,却不用其闻喜裴氏的其余白丁子弟,其余子弟想要考取功名、进入官场,也必须要一步一个脚印的来。

    “此事朕尽快和六部商议,敲定具体事宜。”李荩忱沉声说道。

    张须陀也好,萧世廉也罢,到底都是军方的人,提建议也是要点到为止,不然的话有可能引来文官们的反感。

    李荩忱虽然不介意看到文官和武将们出现冲突,但是他也不能让这种冲突直接影响到了朝政,而或者影响强烈到已经干扰了大汉的时政方针。

    而且术业有专攻,在这上面,张须陀他们就算是有些出色的想法,也不可能有吏部等相关部门考虑的到位。

    萧世廉颔首:“陛下,臣等前来,为的是幽州战局的事。”

    “幽州有消息了?为何不早说?”李荩忱径直问道。

    李荩忱最期盼的,就是从幽州和晋阳过来的消息。

    萧世廉急忙解释:“但是并不是非常要紧的消息,现在海军陆战队已经和平城的奋武军会师,扼守居庸关并控制燕郡,独孤永业虽然据守范阳郡,截断我军南下道路,但是随着独孤永业麾下多数都被抽调前往邺城,此时也分身乏术,不可能再对燕郡形成威胁。”

    李荩忱点头:“海军陆战队是要请示接下来的任务么?”( 权倾南北 http://www.6tzw.com/2_2557/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