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仙韵传 > 正文 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 玄棘讲棋
    李运一边说着,一边连上新诗词榜,看着点击支持量和打赏金额量,以他的慧眼和计算速度,不用登录上自己的注册号都能看清此时的数额,让他颇感震惊的是,如果按这个速度增长下去,只怕此诗在新诗词榜停留的时间一结束,转到总诗词榜上说不定很快就可以占据一个前列的位置!

    由于总诗词榜的许多诗词都是从远古就开始处于领先位置的,所以一路以来积攒的支持量和打赏金可以说都已达到一个令人咋舌的天文数字,《春江花月夜》这首诗就算再好,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追上它们,另外,那些前列的诗词有一些的确写得也很不错,值得品赏,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是实至名归。

    但目前这首诗取得的成绩已经足够惊艳,可以说流风诗人之名已经开始鹊起,不久之后就有可能流传开来。

    “大人,这首诗是孤篇压全唐,那放在暗宇宙,会不会达到孤篇压全宙的效果呢?”小星笑道。

    “也许…可能…不一定…其实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李运略一思索,肯定地说道。

    “哦?!”小星一怔。

    “此诗立意新奇,思想开阔,对宇宙洪荒有自己一番浮想联翩,诗句优美,韵律齐整,想象奇特,感情丰富,画面壮丽…我每每念及此诗,都不由自主地会被它吸引进去!此诗的水平已经远超这些诗词榜上的作品,在我看来,暗宇宙明眼人不少,懂诗赏诗的人不少,谁的心中都有一杆秤,好的作品自然能够脱颖而出!此诗一经写出,实际上就已成为人类的文明结晶,而不单单属于张若虚一人了!它的生命力,它的道力,它的感染力,都注定了它会一直流传下去…”

    李运对此诗给出了高度的评价!

    “大人说的太好了!看来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再传其它什么诗句上去,还是让小奴在凌道子的注册号上传一些歌摆音乐之类的道意作品…”小星赞同道。

    “不错!如果说上传乐道的话,不如就传盛忠国那一首《化蝶》,相信有共鸣者一定不会少。”李运建议道。

    “《化蝶》?好,那小奴就上传这一首,本来嘛,小奴打算上传的是大人那一首《天韵曲》的简化版…”小星说道。

    “这…不好!因为如果上传此曲,极有可能引起宇宙之主的注意,那样一来就会得不偿失!”

    “是哦…”小星恍然!

    《天韵曲》演奏的乃是宇宙之音,每一个音符都有可能传出极远,震动寰宇,哪怕是躲在六维空间的宇宙之主都能轻易地捕捉到它,到得那时,他完全可以循着这些音符找到暗宇宙这片星空,然后就能发现凌道子,再以此为突破口,说不定很快就能发现小星和李运!

    两人现在自然无法与宇宙之主去抗衡,所以必须先将自己给藏好了,再想办法快速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

    “那歌舞方面大人有何推荐?”小星问道。

    “我们以往有大量的作品,比如纤纤的,安黛仙子的,大运宫人族模特队的,还有上次菲咪的性感表演,你想传什么都可以啊…”李运笑道。

    “大人在灵界那一次一人一音界的音乐表演呢?”

    “随便你!只要能吸金都行…”

    “好嘞!看来我们完全可以将星运堡的文化对外进行传输,先在暗宇宙发扬光大,再到正宇宙去发发威!”小星乐道。

    “只怕这样一来,康田文明会引发许多人前来寻找这些歌舞的发源地了…”李运说道。

    “那是一定的!什库那个小镇将会名扬天下!”

    这是因为,无论是流风,还是凌道子,注册地都是在什库,估计从今往后,随着大批粉丝涌过去,那个小镇将会再无宁日…

    “好了,海良、玄棘等人快来此…”

    “大人的粉丝群到了!”

    果然,没过多久,大棋社之外就有大群人到来,带头之人正是康田文明的首领海良。

    后面跟着的还有一大波的高层人员,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流风,来到门前,却被棋社之人挡住了!

    “天尊请止步!”门卫说道

    “什么?!”众人一愕。

    “天尊请见谅!思远大师与流风正在对弈,为即将举行的星空棋赛做准备,所以不宜打扰…”门卫解释道。

    “原来如此…”众皆恍然。

    “请各位尊长在外面大厅观棋,待他们此盘下完,自然可以见到他们了!”门卫说道。

    “好…好吧…”海良无奈道。

    这些人吃了个闭门羹,只好乖乖地在外面大厅观棋,此地早已空出大片位置给他们,所以很快入座,观摩起来…

    这一看,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只见棋局其实才开始不久,流风执白,思远执黑,各下了十几子,但大厅之人已经从中品出了棋局的惊险动荡,一个个都看得有些晕乎乎的,连海良等人到来都没有引起他们的轰动…

    松增、靖回、凿光等人尚算清醒,但其他人有一些已经快不行了,只好闭目调息,不敢再看…

    玄棘跟着海良等人过来,自然是想看看这个刚刚在康田族中声名鹊起的流风到底是何等样人,特别是他所擅长的棋道那更要了解一番,说不定在接下来的星空棋赛中,流风还会与摩诘族的人对上呢!

    而玄棘自己也是好棋之人,水平比起思远来可以说是只高不低,上一届比赛他并没有参加,原因并非其它,而是因为专注于自己的研究项目结果给搞忘了…

    之前听到锦凰所说的流风“十子定十盘”之事,以及大风球的魔幻展示,他当然是完全被震撼了,心中惋惜无比,没能在现场看到那样的神迹确实令人扼腕。

    如今在现场观看他与思远的对局,这种感觉又与之前不同,他可以一边观看,一边琢磨,以进一步印证流风的棋力…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似乎有些想不明白流风所下棋子的用意何在!

    如果按自己来与思远对局的话,那些棋招完全会出现另外一番情景,而流风的棋道到底是什么?还真看不出来…

    “怪哉…怪哉…”

    玄棘心念电转,发现问题很大,因为从流风的第一手棋开始,他就感觉下得有些莫名其妙,与摩诘星空一般的棋谱完全对不上!

    可以说,流风下出的棋根本没有摩诘星空棋士们的影子,甚至加上其他星空的棋士,没有一个人是象流风这样弈棋的!

    “怎么回事?他的棋子为何要落在此处?”玄棘苦苦思索…

    正在此时,海良转过头来说道:“玄大师能否帮我们讲讲棋?这对局还真有些令人费解…”

    “这…可以…”玄棘硬着头皮说道。

    在这里,只有他一人是摩诘族的,号称也是棋坛大师之一,怎么样也不能临阵脱逃吧?

    玄棘一边稳步踏上讲台,一边掩饰着他崩溃的内心,事实上连他自己也看不太懂,怎么向人解说呢?

    他紧盯着棋盘,忽然灵光一闪,心念暗转:“没错,流风下的棋确实看不懂,但思远的棋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所以,我多讲讲思远的棋就行了!”

    在他看来,以流风“十子定十盘”的棋力,要战胜思远似乎不是问题,因此自己看不太懂其实也情有可原,只是,流风是不是真的能战胜思远?信息是否千真万确,这都需要自己在现场来见证!

    说实话,现在他终于在这里亲眼看到流风了,看他的样子,真的就是一个幼年之人,他的棋力真的有那么高?

    象流风这样的年纪,能坐在思远面前与他对弈已经是一个奇迹,更何况还要战胜他,一念及此,玄棘心中不禁浮起一个大大的疑问…

    于是开口道:“各位,本棋局尚在开局阶段,因此我们可以从头开始来做个复盘。这第一子思远取流风左角星位偏右一路,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开局,接下来就是看流风是如何应对的再谋下一手…”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

    “一般来说,执黑先行,就要采取主动,保住自己先手的优势,多取实地是一个较好的策略,这一点,相信大家都会心有体会…”玄棘续道。

    众人又是连连点头…

    靖回说道:“大师说的是!一般来说,在开局阶段,大家落子的步调都会快一些,以尽快占据一些战略要点,所以,此时的应对都会在棋盘的斜对角大位,以取得与对方的均势,但流风第一手的应对为何是落在我师父那一子的斜飞大角处呢?不知他是何用意?”

    “此子落在此处嘛,可以限制黑子往这个方向落子,如果让黑子落下两子在这里,那这个大角想要保住就有些困难了…”玄棘含糊道。

    “这个…虽然如此,但我仍是觉得此子的效率太低,不应该是开局的步调速度…”靖回坚持道。

    “小靖,每个人的棋风不同,落子的位置不能强求苟同,如果大家都是一样落子的话,那么……棋局岂不是都会变得千篇一律了?那还会有何精彩可言?”玄棘说道。

    ……( 仙韵传 http://www.6tzw.com/2_2480/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