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三十五章一块小石头
    终极学生在都市

    李泽道完全没有办法了,只能在心里骂娘。

    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女人虽说躺在那里就像是睡着了的样子,但是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她的监视范围之内,因此只能老老实实的装作相当认真的样子,在这山洞里的各个角落里晃荡起来。

    山洞的面积不小,怕是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但是跟偌大的鬼域比起来,却又小得异常可怜,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李泽道之前花了一年的时间绕了鬼域一圈,现在他不过花了几炷香功夫,便绕了这个山洞一圈,两圈,好几圈。

    庆幸的是别说是斧头了,就是一颗小石头都没发现,李泽道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无疑让他暗暗松了口气,再次在心里确定破天斧应该没被藏匿在这山洞里才对。

    在李泽道看来,破天斧若真在这山洞里,怕早就被盘龙,蚩龙以及女娲中的谁得去了。

    再说了,这里原本就是阎罗所居住之地,在它被女娲他们围剿的时候,难道不会取出破天斧跟他们拼了?

    从这再次验证,破天斧压根就没在这无名洞里!

    于是李泽道那仅有的担心也消失于无形当中,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然后寻找得更是“认真”了

    这次,李泽道搜寻的速度更慢,一副任何一丁点角落,任何一丝蛛丝马迹都不放过的架势。

    甚至最后整个人都趴在地上了,就像是一只乌龟似的,他匍匐向前,表示自己正在进行地毯式搜索。

    天梦美眸微张,扫了一眼不远处正匍匐前进的那只“龟”,妩媚一笑,用仅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骂了句好一条无耻的贱狗的之后,继续闭目养神。

    她自然清楚小道子这是故意做戏给她看,不过她压根就无所谓,只当在看一个傻逼在做一些滑稽至极的举动。

    又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正相当无聊缓慢向前蠕动身体的李泽道的肚子往下几寸那玩意儿突然间被硌了下,就好像身子底下有一块小石头鼓起来似的。

    李泽道楞了下,微微起身一看,却见一块半个鸡蛋形状大小的石头竟然被镶嵌在那里,说是镶嵌,却又毫无镶嵌的痕迹,仿若天然形成,更是周围融为一体,毫不起眼。

    若非李泽道闲得蛋疼趴着前进,若非那个地方太敏感了,根本就察觉到不到这个鸡蛋大小凸起的石头。

    当然,地面不平有凹凸的地方实在正常不过,但是关键是李泽道已经在这地上匍匐前进好久了,他发现这山洞的地面似乎相当平,就像是被精雕细琢过似的,但是这里却是凸起了一小块……

    所以,这个地方有问题?

    李泽道的脑子里冒出了某种可怕的至极的猜测。

    李泽道现在是魂魄之体,他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感受不到自己的血液循环了。

    若是有心跳的话,他敢保证自己的现在的心跳怕是要蹦跳到一百八了,自己的血液怕是冲破自己的血管了。

    他现在脑子剧烈轰鸣着,随即赶紧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要继续向前蠕动身子。

    就在这时,冰冷至极的幽香扑鼻。

    李泽道的眼睛里出现了一双毫无遮挡的精雕细琢的玉足,曾经在某个人淫-威之下,李泽道还相当屈辱的捧着这只脚啃了好几口。

    他眼神艰难的从这双玉足向上移,随即看到了天梦那张笑得相当妩媚也相当玩味的脸。

    李泽道立即在脸上挤出卑微如同尘埃的笑容出来:“天梦姐姐,您放心,一旦有任何发现,小的会立即报告给您知道的。”

    “是吗?刚刚看你表情呆滞了下,就跟个傻子似的,怎么,难道是有什么发现了?”天梦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炙热起来,李泽道就觉得自己要被融化了。

    李泽道赶紧摇头,说道:“没有没有,就是被一块凸起的小石头硌了下。”

    天梦一脸心疼:“该死的石头,竟然硌了小道子你,姐姐真是心疼死了,姐姐这就将那石头击碎,帮小道子你出一口恶气。”

    李泽道刚要开口说啥,天梦那手伸了出去一下子抓住了李泽道的后背上的衣服,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随即像是扔垃圾似的扔一边去。

    李泽道压根就没用勇气挣扎,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虽说没受到什么实质的伤害,却也狼狈不堪。

    李泽道起身看向天梦,却见这个女人早就蹲在那里,那手轻轻的触摸着地上那凸出来的小疙瘩。

    她那双大眼睛瞪得很大很大,释放出极其贪婪的幽光。

    李泽道心剧烈一咯噔,那种不妙的感觉更为浓郁了。

    看来,自己的担心怕是要成真了!

    一时间,李泽道甚至恨不得送自己一个大耳光子,再次将金币扔在之前那条线上不就好了,然后他们就可以原路出发再次绕鬼域一圈,多好啊。

    天梦抬头看向李泽道,笑容炙热无比,声音里满满的都是难以言喻的赞叹之色。

    “小道子,姐姐应该说你运气好还是应该说你运气不好呢?”

    “你明明一点都没想找到破天斧的下落,但是却又怕惹怒姐姐,所以故意像条狗似的趴在那里进行所谓的地毯上搜索实则压根就没有认真在寻找,谁想却是被这玩意儿给硌到了……”

    “……”

    李泽道心想与其被这样羞辱要不现在就拔剑跟这个女人大战个几百回合算了。

    想起珑公主她们,又想起任天堂她们还在凤凰市那别墅里等着自己,李泽道又觉得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被这样羞辱似乎不算啥吧?

    于是,他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卑微如同尘埃的笑容出来。

    “小的不明白姐姐您的意思。”

    “咯咯,小弟弟,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天梦轻轻那仿若情人一般的手轻轻的触摸着那小半个镶嵌在哪里的“鸡蛋”,那张妩媚至极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让人惊悚的贪婪。

    就好像是秃鹫面对这腐肉,饿狼遇到了肥美羔羊,天梦面对没穿衣服的李泽道……

    总之,她那笑容让在李泽道觉得毛骨悚然,身体处于僵硬的状态。

    李泽道努力的在脸上挤出笑容出来:“天梦姐姐,那究竟何物?”

    天梦红唇轻启:“天石!”

    李泽道一愣:“天石?天石是什么?”

    “你只需要知道,盘古所炼制的那把将整个混沌空间劈开的破天斧所用的材料除了他自己本身的魂魄之外,还必须用到这天石。”天梦言简意赅。

    李泽道瞳孔等大,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所以,这样一小块毫不起眼的天石被镶嵌在那里,是不是就意味着破天斧的下落就在那天石之下?

    难怪,这个女人会流露出如此可怕的表情出来。

    李泽道只能默默的安慰自己,虽说这山洞里出现了天石的踪迹,但是这并不代表破天斧就在这无名洞里。

    这个女人不是说过吗?盘古将炼制比破天斧的威力还大的魂器的任务交给了阎罗,炼制破天斧需要用到天石,那么炼制比破天斧还强的魂器自然也需要用到天石,所以这里出现天石在正常不过。

    天梦的声音更为炙热,眸子里的贪婪更为浓郁。

    “就在我试图将这块天石抠出来的时候,我清楚的感受到了,这块天石被强大无比的暗阵所笼罩。”

    “暗阵?”李泽道的眼睛又一次瞪大,心里那种极度不安的情绪更甚。

    事实上魂阵有两种,一种为明阵,一种为暗阵。

    明阵一般魂匠便可以感受得到其释放出来的压迫感,就比如笼罩整座神龙城的大阵,其实就是明阵。

    一旦靠近,便可以感受到其可怕的压迫感。

    但是暗阵却是很难察觉到,一般只有等你试图进入的时候,笼罩在那地方的暗阵才会被启动,并且给以闯入者最为致命的打击。

    所以相比于明阵来,暗阵的威力更为可怕,也让人防不胜防。

    其布置难度,也远超明阵。

    这个女人竟然能察觉到其中所隐藏的暗阵,足以见得她在魂阵上的造诣已然达到一种相当可怕的程度了。

    “所以,只需要将这藏匿在天石的暗阵打破,这个空间势必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时或许可以得到破天斧的下落。”

    天梦轻轻的抚摸着那石头,就像是在抚摸心爱男人那张脸似的,那双大眼睛是如此的炙热,如此的痴迷。

    早在盘古化身为禁锢的时候,天梦就开始寻找破天斧的下落了

    直到现在,方才得到这样一丝线索,虽说这里出现天石,天石还被暗阵所笼罩,但是并不意味着破天斧就在这山洞里,但是却也足以天梦的情绪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泽道头皮发麻得极其厉害,他比谁都清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女人得到那该死的破天斧,否则一旦那道禁锢被劈碎,天知道会发生何种恐怖事件?

    到时对于远在凤凰市的吗周炎他们来说,怕不仅仅只是看到外星人那么简单吧?

    到时整个世界,恐怕将会被瞬间毁灭。

    想象到某种可怕的场景,李泽道小心脏剧烈的抽搐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打是打不过的,骗似乎也骗不了,自己那对于女人来说是致命的毒药的魅力,似乎也没办法让这个女人中毒。( 终极学生在都市 http://www.6tzw.com/2_2419/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