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历史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盛唐不遗憾

    李安知道姜姓一族的山民,对于造桥是不太了解的,太详细的解释也不是他们能够听得懂的,所以,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告诉这些人,大唐要在这里修路,肯定不会铲平大山,而是沿着河流修筑,这样道路的高低起伏可以更好控制一些,成本也是最低的。

    经过一番细致的解释之后,四族长和二百名姜姓族人,已经非常理解大唐修筑道路,对他们的好处了,顿时,全都羞愧不已,并表示再也不会破坏道路了,不但如此,日后朝廷要沿河修路的时候,他们也会尽全力前来协助,帮助大唐帝国早点把道路给修通,当然,他们也不会白帮忙,工钱是肯定不会少给的。

    做通了这些家伙的思想工作之后,李安直接让他们回去了,并再次告诫这些家伙,日后万万不可破坏道路,不论有多大的矛盾,都不应该做出破坏道路的事情,道路对于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侍郎,就这么把他们全部放了?”

    陈龙开口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放了,不放又能如何,这些都是朴实的山民而已,犯得着跟他们一般见识吗?只要把他们教育好就行了,要是对他们进行惩罚,会让他们心里有怨气的。”

    对于这些莽撞的山民,最好的教育手段就是怀柔,一味地强行惩治,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当然,若是他们不肯听话,那就不能客气了,是否进行惩治,取决于他们的表现。

    “李侍郎,姜姓一族是不会再来破坏道路了,可那个段俭汉跑了啊!他会不会跑去别的部族,继续给我们使坏啊!”

    陈龙担忧的说道。

    这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既然段俭汉可以跑来动员姜姓一族,那么,跑去动员别的部族给自己使坏,那也没啥不可能的,这个不得不防,万一前方的道路再被破坏,那情况就麻烦了。

    李安思虑片刻,开口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个段俭汉确实是跑掉了,不过,肯定去别的部族了,咱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要立即追上去,最好能够活捉此人。”

    “段俭汉肯定往这个方向跑了,我这就派人去追。”

    陈龙说道。

    李安笑道:“不用你去了,晚饭还没吃呢?让吃过晚饭的去吧!多分几组人马,以最快的速度前往葛族和鲁族的主寨,告诉他们千万不要与自称段俭汉的人勾结,否则就是与朝廷为敌,若是设法活捉段俭汉,那便是大功一件。”

    两组人马各自有五名骑兵,这些人马已经足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了,去的人太多了也麻烦。

    而剩下的人马,原地留下二十人看守壁挂山路,防止这个重要的位置发生意外,剩下的都随李安返回宿营地了,大家都累了一天了,也该早些休息了。

    四族长和族人们顺利返回了,他们回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大族长等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说了一遍,顿时,所有人都明白了,感情他们是被段俭汉给利用了,这让他们非常的生气,而据他们猜测,这个段俭汉很有可能逃到他们的死对头那里去了,当时,去葛族核心区的道路被姜姓族人堵住,段俭汉唯一逃跑的方向就是鲁族主寨方向。

    大族长的思想一时转不过弯来,他总觉得段俭汉不会骗他,在四族长进行长时间的解释之后,他这才转过弯来,并表示相信大唐朝廷,不会再想着破坏山路了,另外,他们也得知,更多的大唐兵马正在前来的路上,若是道路真的被破坏,上万大唐兵马就会被堵在姜姓一族的地盘上,就去不了东女国了,而被堵在姜姓一族地盘的上万人,肯定会给姜姓一族带来很大的麻烦,当粮食出现短缺的时候,姜姓一族的粮食可就危险了,不为朝廷提供粮食,他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可若是为朝廷兵马提供粮食,这上万人的队伍,需要的粮食是海量的,他们如何能够供应的起,只怕到时候自己的粮食也不够吃了。

    一想到道路被毁之后,大唐兵马必然被困在姜姓一族的地盘上,这些姜姓的族人都冒了一身的冷汗,他们当时就没有想到这一层,也没有想到大唐还有更多的兵马要过来,更没有想到段俭汉如此的阴险,居然会骗他们,还好道路没有被破坏,否则,朝廷兵马长期被困在他们的地盘上,他们的日子就没法过了,万一引起什么摩擦,那就更加的要命了。

    “族长,既然姓段的不仁,那也不能怪我们不义,我这就派人去鲁族和葛族,把段俭汉做的坏事告诉他们,最好能抓住这个混蛋。”

    三族长开口说道。

    大族长蹙了蹙眉,开口道:“我累了,你们商量着来吧!”

    说完就去睡觉了,这都已经夜半三更了,而老年人都是不能熬夜的,何况他们还不是普通的老年人,都已经快八十岁了,更加的不能熬夜了。

    既然大族长不愿意继续过问此事,几名小族长就只好自己商量了,他们决定出手,去葛族和鲁族,哪怕他们之间曾经有很多的矛盾,但为了防止段俭汉挑拨离间,他们必须过去沟通,毕竟,既然段俭汉能够蛊惑他们去挖葛族的壁挂山路,如此,又岂能不会挑拨葛族和鲁族,让他们二族对自己不利呢?虽然姜姓一族具有更多的人口和寨子,但若是葛族和鲁族联合,姜姓一族就要处于下风了,所以,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在通往鲁族主寨的小路上,段俭汉与麾下的跟班走的何况,不过,由于他们都是步行,所以,速度也快不了多少,本来段俭汉是有坐骑的,但当大唐兵马突然杀到的时候,他哪里还有时间去找坐骑,而且,骑马的目标太大,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只有徒步逃离才更加的方便,所以,他果断的放弃了坐骑,与跟班们步行悄悄离开。

    跟班们都很年轻,走起路来自然不累,而段俭汉年纪较大,身体机能也下降的厉害,自然不能跟这些跟班相比,走了一段路就气喘吁吁了,不过,还好能继续坚持下去。

    “段将军,后面有骑兵追来了,听声音不足十骑。”

    一名跟班说道。

    “不到十个人,与我们也差不多,你们有没有把握,把这些家伙全部干掉?”

    段俭汉开口问道。

    “段将军,这些可都是大唐的精锐,不太好对付。”

    一名跟班说道。

    段俭汉开口道:“不试一试怎能知道他们有多大的能耐,先用绳子拦在路上,只要把他们的战马给绊翻了,那还不是一刀一个么。”

    “是,我们这就去准备。”

    几名跟班开口说道,并立即拿出随身携带的绳索,系在了道路一侧的树干上,另一侧用手拉着,只要大唐骑兵过来,手上一用力,就可以将大唐的战马给绊翻。

    因为天色比较暗淡,所以,就算地面上有绳索,那也是看不清的,着急赶路的骑兵是很难发现道路上不起眼的绳索的。

    不过,由于道路比较难走,路况不是一般的糟糕,所以,大唐几名骑兵的速度并不快,互相之间的间距并不大,当走在最前面的骑兵被掀翻的时候,后面的四名骑兵及时的停了下来,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弓弩都从身上抽了出来。

    不过,埋伏在附近的杀手准备的更加充足,他们的弓弩已经射了出去,并命中了两名在马背上的士兵,还好士兵身上穿了李安发明的软甲,这些软甲可以比较好的抵御弓弩的攻击,所以,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而弓弩插在身体上,也就告诉了大唐士兵,敌军埋伏的位置,反击立刻就开始了,并听到了黑暗中的闷哼声。

    被掀翻的士兵虽然摔了狗啃泥,但并没有受伤,他同样立即起身反击,由于趴在地面上,从而很好的躲开了攻击,当对方靠过来的时候,也是及时的起身反击,并凭借装备的精良,成功的打退了敌人。

    一阵短促的厮杀,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几名偷袭者死了两人,剩下的也有受伤,因为急需攻击无法占到便宜,所以,他们便立即逃窜,并不是沿着道路逃窜的,而是逃入了密林之中,毕竟,对方有马匹,沿着道路逃走那就是活靶子。

    五名唐军士兵也受了点轻伤,但打退了偷袭者,这让他们感到非常的庆幸,还好他们装备不错,五个人形成一个战斗团体,要是一两个人,那就真的要把小命留在这儿了。

    因为不太了解前方是否还有敌人,所以,他们不敢分人回去报告情况,以免势单力薄,再次遇到偷袭,他们更加小心的出发,只要到了鲁族的主寨,他们就安全了。

    偷袭失败的段俭汉一群人,逃了一里多地,见后面没有人追来,这才放下心来,并停下来休息。

    气喘吁吁的段俭汉,非常生气的呵斥道:“你们真是没用,这么多人偷袭都对付不了五名大唐士兵,你们平时是怎么训练的。”

    “段将军,唐军士兵穿了铠甲,我们的弓弩都射在唐军士兵的身上了,可却没有对他们造成伤害,这不是我们的错。”

    “是啊!段将军,这些士兵不但是穿了铠甲,而且,还是软甲,从外面都看不出来,这些软甲不但防御高,还不妨碍身体灵活性,而我们穿的都是布衣,根本就防不了弓弩,如此,我们自然不是唐军士兵的对手。”

    “段将军,我的短剑都插到唐军士兵的胸口了,可硬是没有刺穿软甲,到头都卷了一点,不信,您瞧。”

    几名跟班顿时叫起屈来,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冤了,刺杀失败并不是因为他们无能,实在是因为大唐士兵的装备太好,与大唐士兵的装备相比,他们的装备显得有些太落后了,而使用落后的装备,显然比较难以完成既定的作战任务。

    段俭汉怒道:“唐军有软件,那你们的刀为啥不刺向他们的脖颈,难道唐军的脖子上也有软甲吗?”

    这话确实没啥毛病,就算唐军的装备再好,脖子上应该也是没有软甲的,是防御最为薄弱的部分,不过,唐军又不是木头,不会站着不动,在打斗的过程中,肯定会优先保护自己的脖颈,而弓弩突然射杀倒是可以刺破脖颈,但在天色比较暗淡的情况下,瞄准骑兵的脖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是很容易射偏的,所以,为了提高命中率,自然要瞄准身躯,这样命中率会更高,谁能想到唐军居然装备了软甲,弓弩居然射不进去,这让他们万万没有料到。

    几名跟班被段俭汉的话给气到了,这货自己不去打斗,却还能说出如此不专业的话,这大大超过了他们的预料,更让他们颇为鄙视,这货要不是仗着哥哥段俭魏的血缘关系,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么高位置的,简直就是一个棒槌,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此刻的段俭汉与麾下的跟班,唯一比较庆幸的是唐军士兵没有追来,这让他们可以好好的喘口气了,不过,他们此刻被困在了一处搞不清状况的树林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想要找点吃的都很困难,甚至,他们都有些搞不清方向了,若是一直被困在这密林之中,别说完成任务了,能不能活下去都成问题。

    “段将军,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该怎么办呢?”

    一名士兵,焦急的问道。

    “是啊!将军,唐军士兵肯定是要去前方的鲁族,若是沿途各族都听信了唐军的话,那咱们的计划不就全完了么?”

    “何止如此,只怕我们会被通缉,能不能回去都成问题。”

    段俭汉此刻也是烦躁异常,情况困难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没有料到原本一切顺利的局面,瞬间就被逆转了,而此刻,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盛唐不遗憾 http://www.6tzw.com/2_2405/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