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历史小说 > 钢铁燃魂 > 正文 第60章错误的指路牌
    钢铁燃魂

    隔了一天,洛林农林机械厂的参赛队伍再次向涉水越野发起挑战,并成功在跌倒的地方重新爬起……大伙兴奋不已,接着一鼓作气拿下了当天安排的另外几个项目,其中两项刷新了第一轮的成绩。如此一来,即便不挑战加分项,他们也紧紧咬住其他队伍,保持在争夺冠军的第一梯队里。

    当天晚上,参赛队伍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全体加餐,虽然只少量饮酒,氛围还是格外的热烈。魏斯的“奇招”奏效,大家纷纷向他致意,众人之中,似乎只有新来的左森-黎格诺特不是那么兴奋。

    饭饱酒足之后,聚餐者渐渐散去,该忙活的继续忙活,该休息的蒙头睡觉。魏斯来到左森跟前:“聊聊?”

    左森加入这个团队也有些时日,知道魏斯是怎样一个角色,点点头:“好!”

    两人走出聚餐的营帐,肩并肩走出一段距离,魏斯停住脚步,转过身,压低声音道:“霍亨斯陶芬四世是狗屁!霍亨斯陶芬四世是臭狗屁!”

    “呃?”左森一脸诧异地看着魏斯,那层诧异背后是一层迷茫,而在迷茫之中,分明透着三分惊恐、七分愠怒。

    魏斯将对方的微表情收入眼中,心里有了数。他微微一笑,笑容里带着轻蔑:“我和巴拉斯王子也算是旧识了,打过好几次交道,而且是正面的。我想,我和他之间,既有相互钦佩的想法,也有厌恶的念头,就如同这赛场之上的竞争对手……若是有朝一日,我们不再敌视彼此,不再时刻提防,真心诚意地成为朋友,把酒言欢,只谈风月,那该多好!”

    左森张了张嘴,掩饰的话明明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他叹了口气:“真是遗憾啊!本来还想跟大伙好好相处一段时间,抛开立场不说,呆在这里很开心。必须承认,洛林人对待生活满怀热情,对待朋友满腔赤诚……多好的地方,多好的伙伴!”

    见他仍没有表现出敌意,魏斯更加确信自己的某个猜想,于是放缓了语气:“你应该感到庆幸,如今我们两个国家正在努力推进邦交正常化,而且你在这里,跟军事机密无关,也就不会被扣上刺探军事情报的罪名,想必你的身份在合法性方面也没有问题,所以……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好好聊聊。”

    左森不慌不忙地回应说:“您应该知道,有些东西是是我用性命守护的,誓言、荣誉还有其他一些东西,所以……您不必费心在我这里探寻机密情报。”

    魏斯平静地说道:“今天,我们只聊技术,如何?”

    左森的双手由自然下垂改为环抱在身前,这姿势明显减少了攻击性,但他的眼神依然充满了警惕,注意力也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感觉周围一有风吹草动,他便会夺路奔逃,指不定还随身携带了用来自保或是自裁的家伙。

    魏斯摊开手:“对于扭杆构造,你有什么想法?我想听的是你真实的想法!”

    左森思虑片刻,答道:“扭杆构造是弹簧原理的一种变形,通过金属结构的扭转运动来获得弹力。一般来说,负重轮通过肘节与扭杆连接,当负重轮上下运动时,肘节把运动转化为扭转扭杆的运动,扭杆的弹性力产生缓冲力。跟我们常见的垂直弹簧比,扭杆构造弹性力更大,扭转不需要额外空间,结构一目了然,更结实也更可靠。缺点么……一旦损坏,更换起来要比弹簧麻烦得多。”

    作为未来的工科男和军事爱好者(键盘侠的一个种类),魏斯知道他说的既是真货,也是干货。扭杆悬挂的运作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将扭杆一侧安装在车体侧壁上,另外一侧通过车体的孔洞穿出,连接到摆臂上,轮子上的重量载荷通过摆臂使扭杆产生扭转,获得的弹性力用于支撑车体。优点在于车辆越野时负重轮经过起伏的地面只会让扭杆以接车体的轴为圆心转动,减轻机械损耗,其动行程很大(从摆臂向下无限接近竖直,可以一直扭转到摆臂向上无限接近竖直),完全不存在其他悬挂需要考虑弹簧的长度问题。缺点在于车辆底部被扭杆占据,空间被挤了很大一部分,这样一来,车辆高度就势必被扭杆挤占一部分空间,无法妥协,而一旦扭杆损坏,其维修并非简易的战地场所可以完成,一般来说必须送到后方的大型维修站。此外,在扭杆悬挂系统中,负重轮直径不得大于两根相邻扭杆的距离,这就限制了负重轮的大小。在战斗中,大直径负重轮有一些优势,比如越野性能好,停车瞬间震动小,在这种情况下,既要考虑承重,又要考虑停车瞬间的震动,那么交错负重轮是一种自然的选择。

    “当车辆总重不超过一定程度时,选择扭杆构造,只要材料过关,可以做到利大于弊,但材料性能存在一个极限值,接近这个极限值,就无法再通过材料的改良来提升弹性力和承压力。据我估测,这个总重量的大致上限是8至10万磅,你觉得呢?”魏斯故意将话题引导了看起来纯粹的技术领域,甚至主动透露出一些重要信息。作为这一领域的高手,左森不难辨别真伪,他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踌躇了好一会儿,然后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任何异常,这才说道:“我个人非常认同您的推断,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我们不可能把履带构造的车辆造得非常大,就算不考虑桥梁和路面承重,也必须权衡空中和铁路载具的宽度。”

    这话只说了前面一半,因为后面一半很容易跟军事关联起来:只有在考虑装甲和火力的情况下,才会导致履带式车辆的总体重量需求超过那个上限值,而搭载木材或是农产品,超重之前已经让重心超高,连正常行进都无法保证了,还谈什么结构?

    “在长度不变的情况下,扭杆增大到一定的直径,弹性力应该可以突破那个上限值,但整体构造的承压力,特别是负重部分,估计会有很大的问题,至少在目前单排负重轮的设计中,问题无法解决。”魏斯之所以强调“单排负重轮”,是故意把话题往交错负重轮上引。从历史的“先例”来看,这虽然是暂时解决问题的一种可行方式,却是利弊兼有,一旦走上极端,反而会酿成“灾难性的拖累”。

    左森没有立即接话,从他眼神里潜藏的忧虑来看,诺曼人已经意识到了交错负重轮设计的可行性。站在工程师的角度,若是对手也在这方面“开窍”并及时跟进,他们此前所贡献的智慧也就淡化了不少光彩。

    魏斯也不急着往下说,静静等着他开口。捱了一会儿,左森说了含糊其辞的话:“战场上,技术只是影响胜负的一个方面,关键还是看人。”

    “战术大于技术,嗯……这是你们一贯的理解,也是你们最锋利的无形之剑。”魏斯若有所思地说道,“审视上一场战场,最有可能改变战局却遗憾错失机会的武器,我觉得莫过于威赛克斯人的突击舰。如果它们发挥了预期的作用,也许联邦不会蒙受那么沉重的打击。呃,扯远了,突击舰真正的战术威力很大,那么在地面,是否可以尝试突击战车?将防护和战术放在第一位,火力和速度放在第二位,依然是战术取胜?”

    左森没什么表情,眼神也是一片迷茫,他不明白对方知晓自己的身份之后,为什么还要跟自己说这些?难不成堂堂洛林州长官也仰慕世袭地位和权力,故而向皇室示好,甚至籍此表达投诚之意?那为何当初还要说出“霍亨斯陶芬四世是狗屁”那般大不敬的话语?或者,他今天压根不打算放过自己,眼下只是在拐弯抹角地套自己话?

    想到最后这种可能,左森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眯拢,身上终于腾起了一股杀气。

    此刻,魏斯同样眯起眼睛,他看到了对方的敌意,也知道自己的问话一步步切中了对方的“要害”,引发了对方的强烈警惕。论武力,眼前这位对他来说只是一碟小菜,就算不用手杖,也是分分钟干趴下的节奏。权衡形势,他没有选择先发制人,而是继续道:“我有个很好的朋友,也是机械方面的顶尖人物,之前提醒我说,我们这般费尽心思的研究地面车辆,无论它们是民用也好,军用也罢,终究是在地面行动的。如果人造星源石的技术研究取得进一步的成功,飞行舰船的数量将会突破原有的制约,除了军事用途之外,工业、农业、林业领域都能够大获其益,我们现在努力研发的这些车辆,很大一部分都将失去存在的价值。我后来反思了很久,觉得确实有这种可能,所以我一度感到迷惑,不知道还有没有必要继续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我很好奇,在来之前,你是否也曾有这方面的疑虑?”

    左森沉着脸说:“有过,但这不重要。若真有那样一天,我可以转行去航空部门,继续干机械方面的活计,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不,我觉的本质上是有区别的。”魏斯辩驳道,“虽然它们在机械方面有一定的通用性,但我觉得那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径,两个体系,两种梦想。我喜欢脚踏实地,不那么喜欢在空中飘荡,而我的那位朋友恰恰相反,喜欢在空中飞翔,不太喜欢在地面缓慢移动。”

    “我只是个工程师……”左森有些抗拒地说道,“不管你怎么想,机械之外的事务,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我站在这里,说起来是有很多偶然性的,如果不是被您识破,我也许会在洛林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为洛林农林机械厂创造一些经济上的收益,应该是这样的。”

    魏斯紧盯着他的双眼,将他的微表情收入眼中,尽管刚刚这番话有很高的可行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无害的观察者”。他的能力、他的定位,固然能够给洛林农林机械厂带来收益,但对于联邦来说,却是个不知什么时候“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旦将机密的情报泄露出去,造成的损害可远远超过了那些经济收益。

    凝思了好一会儿,魏斯从唇缝中挤出了一句:“你们真是一群可怕的家伙!”

    在联邦,究竟还有多少像左森一样的潜伏者?他们可能分布在各行各业,虽然刚开始人微言轻,接触的层面也低,感觉没什么威胁,可是通过自身的努力和时间的积累一步步往上走,所处的层次以及潜在威胁将会与日俱增,更要命的是,这些人潜伏的时间越长,身份的掩饰越不容易被识破。左森给自己安排的身份是在联邦东部长大,布鲁克斯恰好调任到了东部,魏斯拜托他帮忙调查,专业人士出马,也没能查出明显的破绽——除非笃定他有问题,或以“钓鱼”、催眠、审讯等方式,或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去深挖细枝末节,通过不同的线索进行比对、验证,才有可能在这个信息化不够发达的时代去识破这种精心布置的假身份。

    该说的说了,该问的问了,魏斯瞥见附近有几名工程师,故意大声呼喊:“抓住他!”

    魏斯的身份和经历,路人皆知,左森一直蓄势待发,见情况不妙,哪敢正面突袭,拔腿便跑。那几名工程师虽然在路口位置,很容易卡住他的去路,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让这家伙像泥鳅一样溜了过去,旋即消失在茫茫夜幕之中。( 钢铁燃魂 http://www.6tzw.com/1_1550/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