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历史小说 > 我不是小偷 > 十一 学艺
    一晚上,胡大发一点困意都没有,开始时候琢磨老刘说的是啥意思,就是因为自己帮过他,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呢?而后又在想,这老刘不会真有什么藏宝图之类的宝贝东西吧,以教手艺为名,然后再看我的表现。。。。。。

    听着床下老刘均匀的鼾声,看着铁窗外,渐渐发白的天空,才慢慢有点睡意。

    岁数大的人,起床都很早,胡大发刚迷糊着睡着,就听到床下老刘窸窸窣窣的起床声音,天色还不太亮,老刘用双脚在床下划拉着自己的鞋,穿上鞋之后,略微沉静,就去摸索自己的药盒。胡大发平时起床也很早,但是真没有老刘起得早,今天实在是睡不下去了,便一骨碌爬起来,搓了搓脸颊,翻身从上铺跳下来了。

    胡大发先看了看其他人,这些人都是出去做重体力劳动的,累了一天,现在睡的正香。转向老刘,老刘正低着头,翻看着自己的药。胡大发靠近老刘,微微躬身,慢慢蹲下身,在老刘身边,轻轻的说:“师傅,我愿意学手艺,您教教我吧!?”

    老刘好像料到胡大发今天早起的原因,听到胡大发说的,也是低着头,眼角上翻,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异常,才向胡大发点了点头。

    “起来!中午休息的时候再说!”老刘压低声音,仍然摸索着药盒。

    “恩!”胡大发应承着,回身拿着老刘的水缸子,拎起暖壶,往水缸子里倒了一些水,然后把水缸子放到老刘床边。一切动作非常轻快,完成之后,又爬上自己的床铺,拉上还有余温的被子,闭目养神。

    胡大发休息了不到一个小时,听到监狱的起床号响起,每天的起床号都要遭到犯人们的一致痛骂,有时候胡大发也跟着骂几句,但是今天,胡大发觉得这个起床号就像上小学时候,那个做早操的音乐似的,很是悦耳,振奋人心,催人上进。

    之后就是早操,洗漱,早餐。所有犯人除了极特殊原因,都得按照这个程序做,老刘就是这极特殊的一个。当所有犯人都在早操时候,老刘整理完床铺,吃完药,慢条斯理的洗漱完,就去食堂排队去了。胡大发和所有犯人围着监狱的大操场,跑了三圈,刚出了一点汗,列队进到食堂。吃完早餐,就得各忙各的了。

    。。。。。。

    中午,吃完饭,胡大发紧跟着老刘,离着不远不近,老刘蹒跚着走到离监室入口不远的一个长椅上坐下。监狱有一半的犯人都出去劳动了,剩下的椅子多,人少了。很容易就找到没人坐的两人椅子。

    “大发!”老刘观察了一下,没人对这边有什么注意,就摆手叫了胡大发一声:“你去帮我把那边那个瘦高个,号码是1948的叫过来,就说,1942请你过去一下。别的不用说。记住了吗?”

    “哦!知道了!”胡大发没有明白为什么老刘让自己去干这个,也没想问。

    胡大发溜溜达达的向着1948那边走过去,走到离他们那个小群落三四米的时候,1948好像已经觉察到了,转过身,皱着焦黄的眉毛,一脸狐疑的看着胡大发。这一圈人只有四五个人,吃完饭,就在那里瞎聊着什么,中心人物是个胖子,个子不高,脑门倍亮。平时都是笑眯眯的。胡大发对这个人有印象,而且印象不错,至少比老刘要找的这个1948要好的多!

    “1942请你过去一下!”胡大发一个字都没有改,平淡冰冷的说完,便看着对面这个黄眼珠的瘦高中年人。

    1948看着胡大发,眼珠直勾勾的盯着胡大发的眼睛,足足有半分钟,才点了点头,慢慢的向着老刘的方向走过去。

    这一圈人,好像有点什么不好的预感似的,都四散开来,只剩下那个胖子斜靠在椅子上。

    “1974是吧?!”胖子开口问着胡大发,“多大了?什么事进来的啊?”一边问,脸上的笑容足够温暖很多人。

    “哦!是!19岁了,盗窃,一年!”胡大发回答的坚强有力。看着胖子还有什么问题想问,但是看到的胖子只是点了点头,面露微笑,真的好像一尊弥勒佛,胡大发自己也不由得龇牙笑了笑。

    “是你帮1942送医院的吧!?”就在胡大发想转身走开的那一刻,胖子又问了一句。好像正好切在胡大发的脉门上似的,火候掌握的刚刚好!

    “对!”胡大发想再多说一句,但是感觉到的是那个胖子给与自己的一种无形压力,后面的话,就咽了回去。

    “很好!”胖子稍微正了一下身子,继续问题:“你师父是谁啊?”

    “啊?!”胡大发最受不了的就是和这些人说话,为啥你们的问题总是天上一脚地上一脚呢?“我没师傅啊?!”他不会是指的老刘吧。这还没怎么着呢,难道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也传的太快了吧!

    “哦!?”胖子摇头晃脑的看着胡大发,最后点了点头,笑了笑,表示没有问题了。

    这是哪跟哪啊?!胡大发一肚子狐疑,往回走了过去。抬头看到1948正对着胡大发走过来,一双黄豆一样的眼睛,真像x光一样,上上下下的扫描着胡大发,仿佛要把胡大发身体里的一切看透,又像要把胡大发的想法从脑子里面一丝不剩的掏出来一样。

    两个人错身过去的时候,1948有意的看了看胡大发的身后,胡大发有种有芒在背的感觉,浑身刺痒。真想赶紧从他身边走过去。心里都快慌了,一直骂着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胡大发没有和1948说话,径直走向老刘。

    离着老刘还有十几米的时候,老刘却对着胡大发摇了摇头,意思是,先别过来。胡大发会意,就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胡大发一边做着早操,一边研究着,老刘是什么意思呢?这个1948和这个事情有啥关系啊?到底拜不拜师啊?可是在这监狱里,怎么拜呢?还要烧香磕头不?这老头不哼不哈的,葫芦里有啥药呢?再说,拜师了,他能教我啥啊?不就是小偷小摸吗!有多大的学问啊?( 我不是小偷 http://www.6tzw.com/0_889/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