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 > 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朽木之术
    人皇纪

    京师中的问题,恐怕比他们想的还要严重。

    张雀认识老鹰,但却不认识王冲,而之前的王府护卫也同样不认识王冲,这样的事情简直不可想象。

    而且张雀提到老鹰的时候,说的是塞外,但众人去的分明是身毒,这件事情,张雀知道得清清楚楚。

    现在的情形,要么是张雀联合众人,想要在王爷大婚之前,趁着他回来时的恶作剧,但是考虑到张雀的为人和性格,这种情况几乎可以排除,而第二种——

    青阳公子和李嗣业互相看了一眼,神色都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呵呵,张雀,你认识我吗?”

    青阳公子微微一笑,衣袖一拂,突然上前问道。

    在说话的时候,青阳公子死死地盯着张雀,生怕放过他的任何一个细微动作和反应。

    “呵呵,你不是青阳公子吗,我们以前还见过几次,怎么可能不记得你。”

    张雀微微一笑,不以为意道,和青阳公子说话的语气明显透着几分亲切。

    然而,场中的气氛却变得越发怪异了。

    张雀认得老鹰,认得他,但惟独不认得王冲,而且和老鹰去塞外的信息一样,张雀虽然认得他们,但具体的情况明显有所出入。

    从张雀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和青阳公子的交情还处于萍水之交,但事实上,青阳公子是王冲身边的重要部将,也是整个王府的心腹之一。

    “王爷,情形不妙,张雀他们的记忆出现很大出入,整个异域王府,不,我怀疑甚至是整座京师,所有人的记忆都被人篡改了。”

    青阳公子突然使用传音入密,在王冲耳中轻声道。

    “嗯。”

    王冲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这一点,从他看到城门口发喜糖的那名年轻女子时,他就有所怀疑,更不用说现在的情况了。而王冲唯一不明白的是,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是仇家的话,为什么不杀掉张雀他们而使用这种方式?

    “青阳,老鹰,嗣业,你们暂且按兵不动,在调查清楚前不要打草惊蛇。”

    “老鹰,你先稳住张雀,进入府中,我需要更多的进一步消息。”

    王冲用精神力直接在三人脑海中沟通。

    “是,王爷!”

    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迅速达成了一致。

    “张雀,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安排好一切,王冲微微一笑,突然上前几步,深深看了张雀一眼,开口道。

    “呵呵,这位兄台……”

    张雀洒然一笑,刚要否认,就听到一句令他错愕不已的话:

    “那本《兵弈术》你还藏在玉枕中,每日抱枕入睡吗?”

    短短一句话,立即如同一块巨石落下,在张雀心中掀起万丈波澜,看着师父带来的这名“兄台”,张雀一脸惊骇。

    那本《兵弈术》是他最珍视的东西,他为此还专门定制了一枚玉枕,在里面设置暗格,将书藏在其中,日日枕在脑后入睡。

    这件事情极为私密,甚至就连师父他都没有说过,师父从外面带来的这位“兄台”为什么会知道?

    “那本《兵弈术》你还记得是谁送你的吗?”

    王冲看着张雀,再一次道。

    “轰隆!”

    冥冥中,仿佛一道雷霆炸开,张雀只觉得脑海中一片混乱,电光石火间,似乎有无数记忆碎片仿佛火山喷发,从脑海中迸射而出。

    “你是——”

    张雀突然双手抱头,脚下踉跄,连退了数步,他的眉头紧皱,隐隐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兵弈术》是他最珍视的东西,可是为什么他会这么看重?明明他向来不怎么读书。

    还有,为什么他会不记得这么重要的东西是谁送的,又是从何而来?

    这一刹那,万千的念头纷沓至来,纷纷在脑海中显现。

    “不对,你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我觉得以前好像见过你……”

    张雀看着眼前的王冲,神情痛苦的同时又显出一种深深的迷惑。

    看到这一幕,王冲心中长叹一声,他的手指轻弹,一股微不可察的力量立即渗入张雀体内,帮助他平复了脑海中的痛楚。

    而四周,青阳公子等人也是神色复杂。

    《兵弈术》怎么来的,他们当然清楚,那是王冲亲自手写的手稿,虽然当初印了好几版,但初始的原版却被王冲送给了张雀,张雀自然极其珍视,奉若至宝。

    虽然张雀脑海中关于王冲的记忆被抹去,但王冲送的东西他还是本能的保存着。

    ——不管是什么人在操纵一切,显然他也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万无一失。

    “老鹰,我们就在此告辞吧!”

    王冲和老鹰交换了一个颜色,留下几人,很快离开了。

    就在几人离开后不久,轰,王冲陡的腾空而起,一道暗金色的时空之环闪过,王冲瞬间出现在了高空之中。

    从云天之上俯瞰而下,偌大的京师也只有磨盘般大小。

    王冲双眸微闭,一股庞大的精神力扩散而出,同时沟通了京师地底的相柳大阵。

    这座圣皇留下的守护大阵,在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将大阵的控制权交给了第三神胎,不论任何时候只要王冲的本体愿意,随时都能再次接管。

    嗡!

    仅仅只是片刻,王冲便睁开眼来,神情一片沉重。

    之前刚刚抵达京师的时候,他就感觉圣皇留下的这座大阵出了问题,只是王冲没有料到的是,真实的情形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原本汹涌磅礴,蕴含着圣皇庞大力量的相柳大阵,如今却是一片死寂,更重要的是,王冲发现自己完全失去了和大阵之间的联系,更不用说是操纵大阵了。

    这并不是王冲被剥夺了控制权,而是整座大阵陷入沉寂,仿佛被封印了一般。

    不止如此,相柳大阵的核心和力量源泉是皇宫深处的三皇法阵,只要有三皇法阵在,相柳大阵便会一直不停的运转,但是现在,在王冲的感觉中,甚至就连相柳大阵和三皇法阵之间的联系也被切断了,就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横亘在两者之间。

    王冲微眯着眼睛,脑海中瞬息闪过无数念头。

    “天吗?”

    不知过了过久,王冲俯瞰下方,呓语般说出那两个字。

    眼下发生的一切绝不正常,放眼天下,能够做出这一切的恐怕就只有天了。

    ——即便是太素等人,王冲也绝不认为他们有这种能力。

    不过尽管如此,王冲心中却没有任何轻松,反而越发沉重。

    天只是一个名字,一个代号,从古至今,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详细记载,就算是圣皇,也只知道这个名字,对于其他的一无所知。

    不止如此,就连十二名太字辈强者,对于天的来历也似乎有些不太清楚。

    ——天诞生的时间比十二名太字辈强者早得多,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

    天的相貌,天的能力,就连太元的记忆中都不曾提过。

    不止如此,前往身毒之前,那一场令人不堪回想的噩梦,虽然当时推断应该是天,也隐约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但实际上,王冲根本就没有看过他的正脸。

    这是一个看不见的敌人!

    “咝!”

    王冲长吸了一口气,很快回过神来。

    他并没有尝试去修复相柳大阵,或者试图排除其中的阻碍,恰恰相反,只不过转眼间,嗡,伴随着一阵涟漪般的波动,王冲全身所有散发出来的气息收敛到了深处,没有一丁点的泄露。

    乍一看去,此时的王冲若有若无,就如同天上的浮云般,自然而然,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差不多了,必须得想办法找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王冲目光眨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青阳公子他们说的没错,众人现在唯一的优势是大唐京师中有数百万人口,高手如云,“天”暂时未必能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王冲现在施展的能力,是太元的“朽木之术”,顾名思义,全身的气息收敛到极致,给人的感觉如同泥泞中的一截腐烂朽木般。

    这种术法,如果面对“天”的本体,只能被贻笑大方,自欺欺人,但如果仅仅只是天的分身,一切就又完全不同。

    “呼!”

    一缕轻风荡过,王冲仿佛幽灵般,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中,仿佛从来都不曾存在。

    ……

    京师西南,王家府邸。

    王冲官封异域王,位极人臣,皇室特地为他修建了“异域王府”,不过论起来,王母和王家小妹现在居住的府邸,才是王冲的根底,一切的起源,底蕴也远比王冲的异域王府深厚得多。

    此时的王家府邸,灯火通明,长廊亭台里,到处都是挑着灯笼,笑魇如花,满面喜乐的丫鬟、仆人。

    而檐角下,大门两侧,树梢上,假山石上……,四处悬挂着彩灯,将王家照耀得灯火通明,一片喜庆。

    王家和许家的婚礼天下瞩目,王家府邸很多地方都被装饰一新,王家上上下下都高兴不已。

    “嗡!”

    就在王家府邸,西侧院墙的一处长廊里,一名灰袍身影,长身而立,虽然穿着仆人的衣服,但那双如同星空般璀璨夺目的眼眸,显示一切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人皇纪 http://www.6tzw.com/0_79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