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其他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示警魏主大逃亡
    拓跋珪摇了摇头:“我听你的话,早早地把崔逞调去了并州拓跋遵那里,哼,姚兴现在不敢找我们麻烦,却出兵中原去攻洛阳,东晋的雍州刺史杨佺期写信向我们大魏求援,要我们出兵助守洛阳,我现在跟燕国打仗还来不及,哪有力量救他?”

    “而且此人傲慢之极,居然给拓跋遵写信说我是贤兄虎步中原,一个小小的刺史,居然跟我平起平坐,他也配!等我消灭了燕国,第一个要教训的就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杨佺期!”

    拓跋珪越说越来气,一把把面前的铜盆打翻在地:“可是崔逞呢,他身为拓跋遵的长史,对这种无礼来信不仅不驳斥,反而回信称晋国那个白痴皇帝是贵主,我大魏的脸都给他丢光了,看来这些个汉人,一个个都是心向晋国,身为大魏臣子,却是吃里扒外,该杀!”

    安同平静地站在那里,摇了摇头:“虽然我一直不赞同你重用汉人,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得宠络着他们,毕竟这河北之地,是他们的天下,现在我们跟燕国胜负未分,如果他们倒向燕国,我们就未必能胜了。你连贺兰部都能忍,几个狂妄的河北汉人世家,又有什么不能忍的呢?”

    拓跋珪勾了勾嘴角,把地上的铜盆捡起,叹了口气:“这些年来,如果不是你一直在我身边,不断地提醒我应该做什么事,不应该做什么事,只怕以我这冲动的性格,早就会犯下大错了。世人皆以为拔拔嵩,张衮是我所看重的,实际上,我真正所倚仗的,还是你阿同啊。”

    安同微微一笑:“咱们之间就别这么客气了,能助你成就大业,是我安同一生的梦想,至于荣华富贵,不过过眼云烟,没那么重要。”

    一阵桀桀的怪笑声,从他们的头顶响起,伴随着一个沙哑深沉的嗓音:“大难临头了都不知道,还在这里来个君臣和谐,兄弟情深,拓跋珪,安同,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拓跋珪的脸色一变,闪电般地抽出了手边的佩刀,护在身前,厉声道:“什么人,快快现身,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安同也一个箭步冲到了帐蓬门口处,抽刀护着这条通道,无论来人从何袭击,起码能保持一个逃亡的路陉。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缓缓地落在了拓跋珪面前四五步远的地方,他的全身上下,包裹在黑色的斗蓬里,只有两个眼洞,把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露在外面,透出无比的诡异,那沙哑的嗓音平静地说道:“不要紧张,我就是前日里警告过你的人,那封放在安大人帐内的书信,就是我留下的,卢溥暗结慕容兰的事,是我告诉你们的。”

    拓跋珪的神色稍缓,仍然横刀于胸前,保持着随时攻击和逃离的姿态:“你是何人,这些消息你如何得知?为什么要帮我?”

    安同咬了咬牙:“你的消息怕是假情报吧,我们反复地检查过卢溥的手下,确实是根本不会武艺,没练过战阵的民夫,就算他有反心,靠这些人,怎么可能成事?你挑拨我们跟卢,崔二大汉人世家的关系,有何居心?”

    黑袍微微一笑:“想不到号称北魏第一智囊的安同,居然也只有这等水平。让人大失所望。难道你就不知道,清河崔氏和范阳卢氏,还有荥阳郑氏这些汉人北方高门世家,骨子里是不愿意接受胡人的统治吗?无论是石羯赵国还是慕容氏燕国,他们都是保持着坞堡独立,遥领个虚官而已,你们北魏不过是新崛起于草原的蛮夷,他们又怎么可能真心效顺?”

    拓跋珪冷冷地说道:“因为我们大魏,比赵国,燕国都要强,而且我们对汉人最客气,他们在我们这里得到的,会远远超过在燕国和赵国所得,有什么理由不归顺?”

    黑袍笑道:“难道魏主你是因为慕容垂强大就真心归顺他的人吗?你在一无所有,寄人篱下时尚不忘复兴代国的初心,这些汉人高门世家就不如你吗?我实话告诉你吧,他们要的就是魏燕大战,两败俱伤,你战死河北,慕容氏元气大伤,重陷内战,只有这样,他们才有一举击破两大胡虏的可能,才有真正自立的可能。而今晚,就是他们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你这样又是易容又是替身又是扮小兵换军帐,但如果是整个大营都被攻破,那你无论扮成什么,都活不了!”

    拓跋珪哈哈一笑:“你当我大魏铁骑,当我可汗卫队是什么?不要说这区区万名汉人农夫,就算是燕军十万,也别想一夜灭我!”

    黑袍平静地摇了摇头:“想必洛阳之战,魏主你听过吧,就是刘裕大破慕容永的那次,这战里出现过一支可怕的军队,准确地说,是一万长生人,生生咬死几千西燕的甲骑俱装,你后来俘虏了不少前西燕军士,想必听说过这些怪物有多可怕。”

    拓跋珪双眼圆睁:“你是说,长生人怪物?这不是天师道弄出来的东西吗?难道…………”

    安同突然猛地一跺脚:“哎呀,阿珪,这人说得不错,上次那洛阳之战,就是天师道卢循弄出来的药物,让上万洛阳周边的百姓成了这种怪物,这么说来,这些卢溥的民夫…………”

    话音未落,帐外的大营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哨声,两长一短,瞬发瞬停,而一阵恐怖的怪声,则在外响起,上万个嗓子,突然发出了类似天狗哮日般的声音,震荡着帐内三人的耳膜。

    拓跋珪咬了咬牙,沉声道:“多谢你示警,这里危险,你先离开吧,我要马上集结卫队反击,无论如何,大营不能丢!”

    黑袍哈哈一笑:“看来魏主还没弄清楚这长生怪物的威力啊,连甲骑俱装这种人马俱甲的铁皮人,都能给这些东西活活咬死,你以为现在组织抵抗,还来得及吗?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逃,以最快的速度逃!”(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www.6tzw.com/0_669/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